2021年7月20日 星期二

我能看見別人的問題,但看不見我的(奧修)

   一個來訪的治療師說:對我來說傾聽自己非常困難。我能看見別人的問題,但看不見我的。

這種情況總是發生在那些幫助別人的人身上—團體帶領者/老師,心理分析師,治療師。它發生在所有這類人身上,因為漸漸地他們變得太過關注別人。他們傾聽別人的問題,他們試圖解決它們,但這一切努力可能只是一種逃避,逃避他們自己的問題。這是我的理解,因為有這麼多心理分析師、治療師和團體帶領者來找我。

幾乎每一個治療師都有這個問題。你或許選了治療作為一個有深度的職業,一種專注(另譯:來讓自己忙碌,讓自己的心神被佔據);作為對你自己問題的逃避。很容易涉入別人的問題,很容易變成一個救世主,很容易。當別人陷入痛苦,陷入麻煩,陷入焦慮和痛苦,你變得非常關心,以至於有些片刻你忘記了,你自己的痛苦都還沒有解決。這可以變得非常專注,以至於當你想要把你的光往內轉,它並不會轉向。或者即便它往內轉了,你也會把你當別的人來看待。

所以你需要一些東方的技巧,西方的方法不管用。西方所有的方法論關心的都是別人。整件事情看起來就好像,你必須幫助別人,別人必須幫助你。所以一個心理分析師跑去找另一個心理分析師來給他做心理分析。如此往復!它是一個遊戲,一個漂亮的遊戲!每個人都從中受益,沒有誰有損失。但什麼也沒發生—一個旋轉木馬。

東方的方法是完全不同的。它強調,沒有人幫得了你。你是病人,你也會是治療師。沒有人幫得了你。

在日本的禪院,他們有一種療法,對治所有類型的有問題的人。他們把這些人放到離禪院最遠的角落裡。他們提供給他們日常所需,但沒人跟他們講話。他們被允許做任何事情,只要他們喜歡,他們的時間是他們的。如果他們想跟自己講話,他們可以。如果他們想跳舞,他們可以跳舞。如果他們想坐著,他們可以坐著,不管他們想做什麼。他們的生理需求會被照顧到,沒有人會在意他們的靈性或心理需求。

讓他們獨處,他們開始以微妙的方式成長了。在三個星期的隔離中,讓你自己被隔離,你會做什麼?漸漸地,你開始往內探尋,所有分心的東西都放下了。你一直在逃避的所有問題會冒出來,浮現出來。你會進入一種近乎批判的狀態,那會是一場危機。你會差點瘋掉,但你必須穿越它,它極具治療性。

你內在隱藏著瘋狂,你在逃避它,而逃避最好的方式就是成為一名治療師。當別人來到你面前,他們更瘋狂,你感覺有些快樂;一個人無意識的會覺得他並不孤單。每個人都瘋了,他們比你更瘋,所以沒什麼好擔心的。

這就是為什麼人們如此享受別人的苦難。當他們知道了別人的苦難,他們自己的苦難看起來就小了—相對應的,他們感覺很好。

   (奧修建議,獨處一個月對她來說是好的,在這期間,她可以允許任何東西浮現出來。)

你並沒有允許它,你知道。你在用一種微妙的方式壓抑它,打壓它。必須把它引發出來,一旦它冒出來了,你就會喪失所有的表現。有幾天時間你會覺得很無助。

通過幫助別人,帶領團體,你已經學會了特定的表現。技術上來講你很熟練,但它沒用。對你內在的潛能來說那簡直是自殺。

(奧修說,當醫生專注在他病人的疾病上時,他自己從不生病。一旦缺少病人了,醫生就會生病。當政治家在掌權、競選、交戰時,他們非常健康,然而一旦離開辦公室,疾病就侵襲了…)

尼克森(美國前總統)的病是非常心理化的。他曾經健康,沒什麼問題。然而一旦權力開始從他手上流失,他就開始生病、殘廢了。那時候他想過自殺很多次。不止如此,有一次他甚至有個念頭,他要按下核彈按鈕,把核彈扔到蘇聯。為何要一個人孤零零的死?讓全世界跟著陪葬。

瘋子。但是當他們掌權,一切都很好,他們都在笑。所以繼續你的工作,但是觀照它,嗯?因為第一責任是對自己。把這句話當作座右銘一樣記住:你無法幫助任何人,如果你不是真正的健康。這是不可能的。你可以扮演那個角色,人們能得到一點點幫助,但是那點幫助對他們來說不會持久。怎麼可能?

那就是西方治療師和東方師父的區別所在。東方的師父必須做他自己,徹徹底底的,神聖的,完全的扎根和歸於中心。只有到那時他才被允許去幫助別人,否則不會。但現在西方…

2021年7月7日 星期三

什麽是愛?(奧修)

   愛沒有定義。那是其中一個不能定義的。我無法讓你看到它。但我可以給你去經驗它的方法。

第一步:擺脫你的父母。我的意思是你內在父母的聲音,你內在的制約。抹除它們…你會變成自由的。你首次同情你的父母,否則你會憎恨。每個人都恨他的父母。

第二步:人們以為他們只有找到值得的人才能愛--胡扯!你永遠找不到。因為完美的男人或女人並不存在。如果他們存在,他們不會在意你的愛。他們不會有興趣。

當兩個人是完美的,他們的愛不會再跟你需要的愛是一樣的。它會是完全不同的品質。

所以第二步是永遠不要尋找完美的男人或女人。不要要求完美,否則你不會发現內在里面流動的愛。相反的,你會變得很沒愛心。要求完美的人是很沒愛心的人,神經質的人。即使他們找到愛人,他們會要求完美--然後愛會被摧毀。

第三步:不要思考如何得到愛,而是開始給予愛。如果你給予,你就能得到;沒有別的方式。人們的興趣在於得到。沒人喜歡給予。如果他們給予,是為了得到而給,幾乎像生意人。那是個談判。但對方也在做一樣的事。

成為一個個體,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是不期待完美,不提出要求。愛一般人。第三:給予,無條件的給予——   然後你會知道什麽是愛。




2021年6月22日 星期二

與父母和好—原諒父母(奧修)

    問:我一想到要去看我父母,胃就好像糾了個結。我不是對他們很疏離、很機械化,就是很愛爭論、防禦心很強。我對他們沒有慈悲。我應該去做心理治療嗎?

   答:不需要,這只是來自過去的恐懼。你的能量很好:這個結並不是糾在態量裡,而是糾在記憶裡。這是兩回事。

如果這個結是糾在能量裡,那就棘手了。但若這個結只是糾在記憶裡,那就好辦了,你可以直接把它丟掉。我的建議是在你去做別的事情之前,先讓自己快樂兩三個月吧。在沒有屏障、沒有內疚、沒有壓抑的情況下享受生命。如果你可以在沒有內疚、壓抑的情況下享受生命,你的內在就會出現對你父母很大的慈悲。

事實上,從來就沒有小孩能夠原諒父母,除非他的罪惡感消失,因為父母帶來內疚。他們已經創造了基本的內疚:要這樣做、要那樣做;要像這樣、不要像那樣。他們是最初的創造性元素,但是他們也有破壞力。他們幫助小孩成長、他們愛小孩,但是他們有自己的想法和制約,也試著把這樣的制約強加在小孩身上。所以每一個小孩都很恨父母。

你覺得你在反抗父母、害怕父母,因為他們不讓你做自己。所以每當他們在場,你就感覺開始絞痛,覺得胃裡糾了個結,因為他們不讓你做自己。你在他們面前又變成一個小孩子,過去又活起來了。你再次感覺到無助,而你現在已經不是個小孩了,自然會去爭辯、會報復、會很生氣或是有很強的防禦心,或是你開始閃避……但是這些全都創造出距離。

你心裡有很強的渴望,想要去愛你的父母,每個人都是這樣。你是因他們而生的,你的生命要感激他們。每個人都很愛這個起源,但是這個起源做了某些讓親密、溝通無法產生的事,所以當你靠近的時候會有困難。如果你不靠近的話,又會有想要交融、 原諒、建立新橋樑的深層渴望。

花三個月的時間過你想過的生活吧,這將淨化你記憶的部分。去過你想過的生活吧。你的父母沒有再阻礙你了。你的父母會好幾次在你的內在說話:你做一件事的時候,一個來自父母的聲音就出現了:「別這樣做。」對這個父母的聲音笑一笑,記得現在你是自由的,你父母已經讓你變得夠成熟了,所以你可以過自己的生活,也可以為自己的生活負起責任來。所以你並不需要這個聲音—現在你有自己的意識,不需要找東西來替代它。現在你父母不需要代你說話,你可以為自己發聲。

花三個月的時間試試看吧;三個月內這個結就會消失。它可以很輕易地就被洗掉、擦掉。而且你可以自己做,這樣你就不需要心理治療。如果你做不到、你覺得很難,那麼心理治療就會有幫助。它也會做一樣的事情:它會試著抹去你的記憶。如果你沒辦法一個人做,專家知道要怎麼做,尋找專家的支持總是好的,但自己先試試看吧。

否則,有時候會有這樣的情況:你的心理治療師也許能夠幫你擺脫父母,但是他變成了你的父母。頭腦是這麼笨拙、這麼困惑,如果它開始鬆開對某物的緊握,馬上就會抓住來自其他方向的東西來替代。所以,有很多人去找心理治療師,漸漸地解決了許多問題,但接著心理治療師變成了問題。於是他們無法失去這個心理治療師,無法停止心理治療。他們可以換個心理治療師,可以換一種心理治療,可以一種心理治療換過一種心理治療,但是他們變成心理治療的癮君子。

有時候靠自己處理自己的問題是很好的—這會讓你有更多的自信。

這就是步驟—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是好是壞都不是重點。不論你想要做什麼,在這三個月裡都是好的;你不想做的就是不好的,那就不要做。完全地自在、自由,享受生命,彷彿你是第一次出生一樣。當門徒的情況恰是如此。你是一個新的小孩,這是一個新生。你會開始在新的方向上成長,然後那些父母的聲音和父母的制約就完全不會擋路了,這是一個新的成長。 

www.osho.tw/ebook/book63_08.htm


2021年6月11日 星期五

與父母和好—對父母的義務(奧修)

   問:父母對我很失望,他們總是很煩惱。我究竟對父母有什麼樣的義務?

奧修:家庭的困擾就在於小孩會脫離童年,而父母永遠脫離不了父母的角色!人甚至沒有學到父母的角色,並不是你要執著一輩子的東西。小孩一長大,父母的角色就結束了。

小孩曾經需要它—他很無助,需要媽媽、爸爸的保護;但是當小孩翅膀硬了,父母就必須學習如何退出小孩的生活。可是因為父母從不退出小孩的生活,他們便給自己造成焦慮,也給小孩造成焦慮。他們破壞、創造出罪惡感,超過一定的範圍之後,他們就沒有助益了。

為人父母是一門很大的藝術,很少人有做父母親的能力。

你完全不用擔心—所有的父母都對自己的小孩感到失望!而且我說全部,沒有例外。即使是佛陀的父母也對他很失望;顯然,耶穌基督的父母也對他很失望。他們過著某一種人生—他們是循規蹈矩的猶太人—而耶穌這個兒子,和許多傳統的想法、習俗背道而馳。耶穌的爸爸約瑟夫年紀大了,一定期望兒子在站裡幫忙做木工、做他的工作—而這個蠢兒子竟然開始談論上帝的王國!你認為他老的時候會很快樂嗎?

佛陀的爸爸年紀很大了,他只有一個兒子,而且是很老的時候才生的。他等了一輩子,一輩子都在祈禱、拜神、做各種宗教儀式,為的就是要有一個兒子,因為誰能去照管他偉大的王國呢?然後有一天,這個兒子卻從皇宮裡面走掉了。你認為他很快樂嗎?他很生氣、暴怒,如果他找得到的話,可是會殺掉兒子的!他的警察、他的探子,都在王國裡上上下下地找著。「他躲在哪裡?把他給我帶來!」

佛陀很清楚,他會被爸爸派來的人抓起來,所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離開爸爸王國的邊境,逃到其他的王國。有十二年的時間他都無消無息。他開悟了以後,回家分享他的喜悅,跟爸爸說:「我已經到家了。我體悟了。我已認識真理了—這即是道。」

國王氣得不得了,渾身顫抖—他很老了,非常老了。他對佛陀咆哮說:「你讓我丟盡了臉!」他看到佛陀穿著乞丐的袍子,拿著乞討缽站在那邊,「你竟然敢穿得像乞丐一樣,站在我前面!你是帝王之子,我們家從來沒出過乞丐!我爸爸是國王,他爸爸也是,我們當國王已經好幾世紀了!你讓列祖列宗蒙羞!」

佛陀聽了半小時,一語不發。等爸爸氣力用盡,稍微冷靜下來的時候—開始流淚,憤怒沮喪的眼淚,佛陀才說:「我只請你做一件事。請擦乾你的眼淚看著我—我已不是當年離家的那個人了,我已經完全蛻變了。但是你的雙眼滿是眼淚,你看不到。你還在對一個已經不存在的人說話!他已經死了。」

這又勾起其他的怒氣,爸爸說:「你想要教訓我是不是?你以為我是白癡嗎?我認不出自己的兒子嗎?我的血在你的血管裡流著—難道我會認不得你嗎?」

佛陀說:「請不要誤解我。這個身體確然屬於你,但我的意識則非。我的意識才是我的實相,我的身體則非。你說得沒錯,你爸爸是皇帝,他爸爸也是,但就我對自己的認識來講,我的前世過著乞丐的生活,我的前前世也是乞丐,因為我一直在追尋真理。我的身體是透過你而出生的,但是你就像是一個通道一樣。我並不是你創造出來的,你是一個媒介,我的意識和你的意識毫無關聯。我的意思是我帶著一份新意識回家了,我已經歷了重生。看看我吧,看看我的喜悅吧!」

爸爸看著兒子,對他所說的話不敢置信。但是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他非常生氣,但是兒子一點反應也沒有。這絕對是新鮮事—他知道自己的兒子。如果他還是以前的那個人,他會變得和爸爸一樣生氣、甚至更生氣,因為他很年輕,他的血比爸爸的血更熱。但是他一點也不生氣,他的臉上有著絕對的安詳、極大的寧靜。他沒有被爸爸的怒氣擾動、干擾。爸爸已經把他臭罵一頓了,但是好像根本就沒有影響到他。他抹去一雙老眼裡的淚水,再看了一次,他看到了這份新的優雅…

你的父母會對你失望,因為他們必然曾經想透過你來滿足某些期待。但是別因為這樣就內疚,否則他們會毀了你的喜悅、你的平靜、你的成長。你繼續保持不受干擾、不擔憂的狀態。千萬不要內疚。你的生命是自己的,你必須根據自己的光來活。

當你抵達喜悅、內在幸福的源頭,就去找他們分享吧。他們會很生氣—你先等等,因為怒氣不是可以永久持續的東西,它就像雲一樣出現,然後就過去了。你等吧!去找他們,和他們在一起,但是唯有當你確定即使他們生氣,你還是可以繼續保持冷靜;唯有當你知道即使他們生氣,也沒有什麼能讓你有情緒反彈;唯有當你知道即使他們生氣,你還是能夠用愛來回應的時候,你才去。這是唯一可以幫助他們的辦法。

你說:他們總是很煩惱。

這是他們的事!別以為你順著他們的意思,他們就不會擔心了。他們還是會擔心的,這是他們的制約。他們的父母一定擔心過,他們父母的父母一定也擔心過;這是他們的傳統。你會讓他們失望,是因為你不再擔心了。你走錯路了!他們很悲慘,他們的父母也很悲慘,等等等等…上溯到亞當和夏娃!而你走錯路了,所以他們才擔心得不得了。

但是如果你擔心,你就錯過一個機會了,這樣一來,他們又再次把你拖回之前的那個沼澤裡。他們會心情很好,很高興你又回到舊有的傳統裡、慣常的路上,但是這幫不了你,也幫不了他們。

如果你保持獨立,成就了自由的芬芳,如果你更有靜心的品質—這就是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的緣故:為了更有靜心的品質、更寧靜、有更多的愛、更幸福,這樣有一天你就能分享你的幸福。要分享的話,你必須先擁有;你只能分享你已經得到的東西。

現在你也可以去煩惱,但是兩個人煩惱只是在加倍煩惱罷了,無法彼此幫助。這已經成為他們的制約了。這是世界上每個人的制約。 

有一個拉比正被一個家庭招待,而這一家的主人,因為對這樣的榮幸肅然起敬,便警告孩子們晚餐的時候要嚴肅一點,因為偉大的拉比要來了。但是吃晚餐的時候,他們因為某件事而笑了,他就在餐桌上命令他們。

拉比起身,準備離開。

夏慮的爸爸問說:「怎麼了嗎?」

拉比說:「噢,我也笑了!」

你別為他們的嚴肅煩惱,也別煩惱他們在煩惱你。他們正無意識地要讓你內疚。別讓他們成功,因為如果他們成功,他們就會毀掉你,也會毀掉一個本可以透過你而發生的機會。

你問:我究竟對父母有什麼樣的義務?

你的義務就是:你必須做你自己。你的義務就是:你必須幸福、喜悅,必須成為自身的榮光,必須學著去歡笑、去歡慶。他們在身體的層面上幫助了你,你必須在靈性的層面上幫助他們。這是唯一可以回報他們的方式。

www.osho.tw/ebook/book63_08.htm


2021年6月4日 星期五

與父母和好—放棄內疚(奧修)

   問:我對媽媽感到內疚。我無法給她愛和關心,自從我們住在一起之後,情況更糟了,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她。

奧修:有幾件事。首先,爸爸、媽媽要求太多了,多過小孩所能給予的,因為自然的進程是:他們愛你是因為你是他們的小孩,但你無法用同樣的方式愛他們,因為他們不是你的小孩。你會愛你的小孩,然後同樣的事又重演一遍:你的孩子將無法用同樣的方法來愛你,因為河流是往前流的,而不是倒著流的。自然的進程是父母會愛小孩,小孩會去愛他們的小孩,無法逆向。

這樣的要求似乎很自然,因為媽媽愛你,她就覺得你也應該用同樣的方式來愛她。可是她要求得愈多,你愈沒辦法回報這份愛,她也在你心裡創造出愈多的內疚,所以放棄這想法吧—完全放棄它,它是很自然的東西。你沒辦法用她愛你的方式來愛她,你並沒有錯,完全沒有。每個小孩的情況都是如此,大自然的意圖就是如此。

如果小孩太愛父母的話,他們將沒辦法愛自己的小孩,這會更危險——這樣這個物種的存續就有危險了。你媽媽也沒有愛她媽媽,一個人頂多可以很有禮貌、很有規矩,但是愛不會倒流。一個人可以去敬重,確實如此—你應該要敬重,但愛是不可能的。一旦你瞭解愛是不可能的,內疚就會消失。

有一些人變得太過於依戀父母,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父母身上,他們的心態生病了。如果一個女人太愛她媽媽,她就無法愛男人,因為她將一再發現自己的母親很痛苦,她將一再發現這會創造出衝突。如果她愛上一個男人,她的愛會流向那個男人,她便覺得內疚。他們永遠無法享受生命,也會對自己的父母生氣。他們的內心深處會希望:「如果有一天媽媽死了或是爸爸死了,我就自由了。」雖然他們不會對任何人提起這樣的念頭—甚至不會對自己提起這樣的念頭。這只會潛藏在他們的無意識中,因為這似乎是唯一得到自由的方法。這樣不好—想要你父母死,但是如果你太過依戀,就會變成這樣。

不必這樣,只要敬重,這樣就好了。去照顧,做你能力範圍之內的事,但完全不要感到內疚。

如果父母有理解心,他們會瞭解這一點的。動物的情況就是這樣,牠們沒有這類問題。小孩一旦有獨立的能力,就會離開父母。父母不會去追著小孩說:「等等,你要去哪裡?我們為你做了這麼多…」大自然根本沒有這樣的要求…

這並不是說媽媽和爸爸什麼都沒做,他們做了很多,尤其是媽媽做了很多,但那是她的喜悅。你在她的子宮裡是她的喜悅,滋養你、養育你,是她的喜悅。她已經得到回饋了,不需要再給她什麼,沒有給予的問題了。她享受過那些片刻,她懷孕的時候就享受過了,她生產的時候很快樂,因為她當了媽媽,心滿意足。然後她把你養育長大,她很快樂,她在養育一個小孩…一種自然的快樂。她已經得到回饋了。大自然總是即刻就做回饋,檔案沒有壓著。

所以別感到內疚——你必須在這點上改變你的想法。放掉這個內疚感,然後看看改變的出現。

如果你覺得不舒服的話,就不用去找她。只有在心情愉快的時候才去找她!絕不要因為責任而去找她,絕不要因為你必須去找她而去找她。唯有當你真的很快樂,而且你想和你媽媽在一起一會兒的時候,你才去找她。寧可快樂地和她待在一起一會兒,也不要很不愉快地待在那裡幾小時,給她也給你自己製造痛苦。請稍微覺知一點。

   www.osho.tw/ebook/book63_08.htm






 


2021年5月28日 星期五

災難使你意識到真相的原貌(奧修)

   災難的年代使你意識到真相的原貌。它一直是脆弱的,每個人一直處於危險中。只是因為在平常的日子裡,你是熟睡的,所以你看不見:你不斷做夢、想像未來即將來到的美麗事物,但是當危險即將到來,你會突然意識到可能不會有未來、不會有明天,這會是你唯一剩餘的時刻。

所以災難的年代是非常發人深省的。它們並不會為世界帶來任何新的事物,它們只是使你意識到世界的原貌--它們會喚醒你。如果你無法了解這點,你會發瘋;如果你了解,你就會覺醒。

這由你決定如何利用那個片刻:你可以驚慌、發瘋、被恐懼打倒、淚流滿面。但是那對你的家人、朋友或關愛的人沒有幫助,那也對你沒幫助。

發生的災難只是創造出一個局面,任何稍有智慧的人都會開始花更多的時間去靜心,因為明天真的是不確定的。它一直是不確定的,但是現在比以往更不確定。

我們一直是處於危險中的。

你知道那句古老的諺語:「別問喪鐘是為誰而鳴,它一直是為你而鳴。」當某人死了,教堂的鐘聲會通知全村的人。但是永遠不要去問喪鐘是為誰敲的,它一直是為你而敲的。任何在此時死去的人…每個死亡就是你的死亡,因為每個死亡都是在提醒你不會在這兒停留太久。每個死亡都是一個被喚醒的機會。在死亡來到前,趁你還活著,去完成某件超越死亡的事情。

憂慮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你只會錯過這個片刻,你不會因此幫到任何人。不只你的父母、朋友、關心的人處於危險中,全世界都處於危險中。差別只是…某個人今天是有危險的,另一個人在明天會是有危險的--但是危險一直在那兒,所以去學習如何超越危險的秘密。

秘密在於,開始徹底的活,更全然的。更警覺的,這樣你才能發現你裡面某個死亡碰觸不到的東西。那是唯一的庇護,唯一的保障,唯一的安全。如果你想要幫助你的朋友和家人,讓他們知道這個秘密。

一定還會發生災難,這只是開始。利用這個機會喚醒自己--那是你能做的。除此之外,你無法做什麼。

情況比往常更危急,但是生命本來就一直被死亡緊緊咬住,這是一個覺醒的絕佳機會。死亡的來到總是沒有徵兆的,它會突然出現,你甚至連應對它的一個片刻都沒有。每個人都試圖隱藏那個死亡越來越逼近的事實--雖然是出於好意,但好意不會有任何幫助。他們是在傷害那個人。

所以那只是如何使用每樣東西的問題--無論它是什麼。正確的使用它。災難是偉大的,危險是偉大的,但是偉大的地方在於那個機會。   OSHO

2021年5月20日 星期四

與父母和解—怒氣和愛的衝突(奧修)

    問:我第一次很生父母的氣。我的怒氣和愛有很大的衝突,使我覺得很傷心。你可以幫我嗎?

奧修:如果孩子不瞭解可憐的父母在不知不覺中、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對他們所做的事,每個孩子都會很生氣。他們(以為)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孩子好。他們的出發點是善意的,他們的意識則為零。無意識之人手中的善意是很危險的,它們無法帶來他們意圖中的結果,搞不好還會恰恰相反。

每個為人父母者都想把美好的小孩帶到這個世界上,但是看看這個世界,它就像一間孤兒院,根本沒有父母存在。事實上,如果它是一間孤兒院的話,倒也比現在好,因為至少你會做你自己—沒有父母來干擾你。

這個怒氣是很自然的,但卻是沒有用的。生氣幫不了你的父母,反而還傷害你自己。

據傳佛陀說過一句非奇怪的話:生氣是在為別人的錯誤處罰自己。第一次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會覺得它好像很奇怪:你生氣是在為別人的錯誤處罰自己。

你的父母在二十年前、三十年前,做了一件事,而你現在感到生氣。你的怒氣無助於任何人,它只會在你的心裡留下更多的創傷。我要向你解釋小孩子如何被養育長大的整個機制,你應該會比較瞭解發生過的事都是會發生的。你的父母被他們的父母制約,你無法找到最初要負責任的那個人,這已經一代傳一代了。

你的父母對你所做的事,就恰是他們的父母對他們做的事。他們是受害者。你將對他們抱以慈悲之心,也會高興你將不會在你的生命裡重蹈覆轍。如果你決定有小孩,你會高興將打破這個惡性循環,你可以變成一個句點。你不會這樣對待你的小孩或是別人的小孩。

你應該感到很幸運,有師父可以向你解釋父母和小孩之間的情況—複雜的養育、善意的出發點、壞的結果,每個人都盡力在做,而世界卻變得愈來愈糟糕。你的父母運氣就沒那麼好了,他們沒有一個師父—而你卻在生他們的氣。你應該仁慈、慈悲、有愛心。

他們不管做了什麼,都是無意識的。他們不會做別的。他們所知道的一切都在你身上努力過了。他們很受苦,也創造出世界上另一個受苦的人類。他們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受苦,而你可以清楚地瞭解人為什麼受苦。一旦你瞭解痛苦是怎麼衍生出來的,就可以避免在別人身上做出同樣的事情。

對你父母有點憐憫之心吧。他們努力地工作,盡了一切的努力,但是他們對心理的運作一無所知。他們並沒有學到怎麼當個爸爸媽媽,他們學到的是怎麼當個基督徒、怎麼當個馬克思主義者、怎麼當個裁縫、怎麼當個水管工人、怎麼當個哲學家—這些都很好、很必要,但是它們少了根本的東西。如果他們要生小孩,最重要的教導應該是怎麼當個媽媽、怎麼當個爸爸。

大家都認為你把小孩生出來,就知道怎麼當媽媽或爸爸了,這是理所當然的。對,就生小孩而言…這是生物性的行為,你的心理不需要受訓。動物都做得很好,小鳥都做得很好,樹木都做得很好。但真的生出一個小孩,跟當媽媽和當爸爸是兩碼子事。這需要很大的教育,因為你創造出一個人類。

我們可以在醫院裡弄男人的精子銀行和女人的卵子銀行,可以創造出兩個一模一樣的精子和兩個一模一樣的卵子,這樣就會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小孩出生。其中一個小孩會被送到這世界,另一個小孩會在冷凍庫裡長大,他沒有意識,但全身上下都和另一個人一模一樣。如果第一個人出了意外,失去一條腿或是一個腎、必須動手術,那沒有問題:他的複製品正在醫院裡等他,他們可以從那個複製品身上取出一個腎—他生長的速率一模一樣,只是沒有意識而已—而且他的腎會和失去的那個一模一樣,可以取而代之。

複製品的想法看起來好像是醫學上的一大進步,但是它很危險—危險是因為這樣人類就變成一部有可替代零件的機器,就像任何一部機器一樣,哪裡出了問題你就換掉哪裡,如果每一個部分都可以換掉的話,人類和靈性成長的距離就愈來愈遙遠了,因為他會開始認為自己只是一部機器。有一半的世界,共產主義的世界,就是這樣想的—人是一部機器。

你很幸運,可以瞭解父母的處境。他們並不是特別針對你的,換做別的小孩被他們生下來,他也會受到一樣的對待。他們的程式就是如此,他們也很無助。對無助的人生氣是不對的,這樣不公正、不公平,而且對你有害。

你真的可以藉由變成一個我所說的個體來幫助他們:更有意識、更警醒、更有愛心。看到你的樣子只會讓他們有所改變;看到你有這麼大的轉變,只會讓他們仔細思考,也許錯的是他們。沒有其他辦法了。你不能在理智上說服他們,他們可以做理智上的辯論,但辯論絕對是改變不了任何人的。唯一能使人改變的,就是你的個體性所散發出來的魅力、磁力、魔力。這樣你所觸摸到的,都會成金。

所以,與其浪費你的時間和精神生氣、和早已不存在的過去抗爭,不如把你整副的精力都拿去取得你個體的魔力。這樣父母看見你的時候,他們無法對你養成的特質、那些自然而然會吸引人的特質無動於衷—你在即使是怒氣確實會比較適切的情境裡,所散發的清新、善解人意、無條件的愛和善意。

只有這些能夠成為真正的爭辯,你一個字都不用說。你的眼睛、你的臉、你的行動、你的行為、你的回應,就會讓他們有所改變。他們會開始探詢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如何成為這樣—因為人人都想要這些特質。這些是真正的財富,沒有人富有到可以不用擁有我所告訴你的這些東西。

所以,把你的精力放在蛻變自己吧。這會幫助你父母的。也許還會創造出連鎖效應也說不定,你父母也許有另外的小孩,他們也許會有朋友,就這樣一路影響下去。

就像你在寧靜的湖岸上坐著,向湖裡投下一顆小石頭。這顆石頭很小,所以它一開始先創造出一圈小漣漪,但是一圈接著一圈…一直傳送到遙遠的湖岸,湖有多遠,就傳送到多遠。而這只不過是一顆小石頭而已。

我們正活在某種新的氣氛中、新的心理之湖裡,不論你在這裡頭做了什麼,你都會在四周創造出某種震動。它會觸動人們,觸及那未知的泉源。

創造出正確的個體性的小漣漪吧,這會觸及很多人—尤其是那些和你最親密的人。他們會最先看到,並帶著極大的驚嘆來瞭解。所以感覺幸福一點吧,你有機會可以得到完全的蛻變。同時去幫助你的父母吧,因為他們並沒有這樣的機會,憐憫他們吧。

http://www.osho.tw/ebook/book63_08.htm

我能看見別人的問題,但看不見我的(奧修)

      一個來訪的治療師說:對我來說傾聽自己非常困難。我能看見別人的問題,但看不見我的。 這種情況總是發生在那些幫助別人的人身上—團體帶領者/老師,心理分析師,治療師。它發生在所有這類人身上,因為漸漸地他們變得太過關注別人。他們傾聽別人的問題,他們試圖解決它們,但這一切努力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