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25日 星期四

為何寬恕是那麼困難?(奧修)

   問:為何寬恕、放掉塵封已久的創傷是那麼困難?

理由很簡單,因為那是你所有的一切,你不斷玩弄自己的舊傷,好讓它們能夠在你的記憶中永保新鮮,從不允許它們被治癒。

人們一直帶著自己憎恨的東西,他們活在憎恨裡。他們不斷撥弄著自己的傷口,所以傷口才好不起來。他們不想讓傷口好起來---因為他們的生命依賴這些過去。

除非你開始活在當下,否則你無法忘懷、寬恕過去。我不建議你去忘懷和寬恕過去的一切,那不是我的方式。我會說:活在當下,那是通往存在的積極方式。

覺察,那你會更享受這個當下,你會感到活在當下的喜樂,你會停止眾人一直在做的蠢事。你不會再沈湎於過去,也不必去忘懷和寬恕,它們都會自行消失。你將會詫異,它們到哪兒去了?

一旦過去不存在,未來也會消失,因為未來只是過去的一個投射。擺脫過去和未來,你就初嚐了自由的滋味。在那樣的體驗中,你會健全、健康起來,所有的創傷都會被療癒。轉眼間,創傷不復存在,你的內在開始感到深深的安然,那就是轉化的開端。     OSHO



2021年2月19日 星期五

愛自己,才能愛別人

   因為自己的不快樂而尋找別人,那樣的關係將會出錯,因為快樂而尋找別人,那樣的關係就永遠不會出錯。要在快樂的狀態下尋找。

先靜心,先感覺你自己的存在,先祈禱。先成長到可以進入愛,否則當你遇到愛人,你要怎麼做?你會不知道如何進行。

那就是為什麼每個人都想要被愛。你想被愛,你的女人也想被愛。自然會有衝突:兩方都準備要拿取,但沒人準備要給予。而且要如何給予?你一開始就沒有它。只有一個有愛的人--一個已經有愛的人--可以找到適合的伴侶。

這是我的觀察:如果你是不快樂的,你會找到某個不快樂的人。不快樂的人會被不快樂的人吸引。那是好的,自然的。不快樂的人不會被快樂的人吸引是好的,否則他們會摧毀他們的快樂。

你會遇到和你處於同樣層面的人。所以第一個要記住的是:如果戀情的出發點是因為不快樂,那它一定會是痛苦的。先成為快樂的,喜悅的,慶祝的,然後你會找到另一個歡樂的靈魂,然後兩個跳舞的靈魂會有一個會合,誕生出一支偉大的舞。

我要告訴你,最重要的事是愛你自己。不要對自己嚴苛,要溫柔。關心你自己。學習如何原諒自己--一再的、一再的、一再的。七次、七十七次、七百七十七次。學習如何原諒自己。不要嚴苛,不要和自己對抗,然後你將能開花。

在那個開花中,你將會吸引別的花朵。那是自然的。石頭會吸引石頭,花朵會吸引花朵,然後會有一段有優雅、美和祝福的關係。如果你可以找到這樣的關係,你的關係將會成長,變成祈禱…你的愛會變成狂喜…然後透過愛,你會知道什麼是神。   ~OSHO


2021年2月3日 星期三

放下自在——李焯芬

   禪院裡來了個小沙彌,蠻好奇的,每天都向禪師問東問西。

秋天,禪院裡的紅葉隨風飛舞。小沙彌便走去問禪師:「這樣漂亮的紅葉,為什麼會掉下來呢?」

禪師笑了笑,說:「因為冬天要來了。在冬天裡,這棵樹的養分根本承受不了這麼多的葉子,只能讓它們隨風飄落了。但這倒不是放棄,只是放下而已。」

等到冬天真的來了,小沙彌看見禪院裡的水缸都被板倒過來,讓水流掉。他於是又走去問禪師:「辛辛苦苦打回來的水,怎麼全部都倒掉了,這是為什麼啊?」

禪師笑笑說:「因為在寒冷的冬天,水會結冰而發生膨脹,那樣會把水缸脹破。但這不是真空,只是放空而已。」





















大雪紛飛,禪院裡幾棵盆栽的松柏上積壓了一層層厚厚的積雪。禪師便請大家把盆放倒,讓樹平躺下來。小沙彌看見很是不解,著急地問:「師父,好好的松柏,為什麼要放倒啊?」

禪師又笑笑說:「孩子啊,你看,厚厚的積雪已經讓松柏變得很沉重了,如果不放倒的話,遲早會斷枝的。所以,那不是放倒,只是放平而已。為了保護松柏的生命,暫時讓它躺下來休息一下,等大雪停了再把它扶起來。」

天氣嚴寒,香客少了,小沙彌擔心起來,又走去問禪師怎辦才好。

禪師仍是笑笑,說:「我們吃的、穿的都不缺啊。你且去看一下,衣櫃裡還掛了多少件衣服?柴房裡還剩下多少柴枝?倉庫裡還積存了多少馬鈴薯?不要只想你沒有的東西,應想想你還有的東西。寒冷的冬天總會過去的,美好的春天還是會來的。你且放心,但不是不用心。」

春天真的來了,大概因為冬天的雪特別多,今年滿山春花爛漫,猶勝去年。佛殿的香火也漸漸恢復往日的盛況。

立春後,禪師因事要出遠門了。小沙彌依依不舍地跟到出門,問:「師父你走了,我們怎辦?」

禪師笑著揮揮手:「你們能放下、放空、放平、放心,那我還有什麼不能放手的呢?」

是的,日常生活中,我們如能做到放下、放空、放平、放心、放手,那就自然能達到輕安自在的境界了。

有些人放不下,是因為舍不得眼前已有的東西,就像小沙彌舍不得樹上那漂亮的紅葉和辛苦打回來放在缸中的水。只是世間有時能舍才能得。禪院裡那棵大樹如果舍不下那些紅葉,來年開春時就不會得到一樹的新綠和爛漫的春花。同樣地,如果小沙彌舍不下那缸裡的水,就會失去那盛水的缸。禪師有慈悲喜舍的胸懷,因此能放下自在。   

摘自《活好當下》

2021年1月28日 星期四

不要輕易給予

   盧安達的貧寒場面可能對於一般人只能想像。

中國的義工下了卡車以後,看到一位瘦骨嶙峋,衣不蔽體的黑人男孩朝他們跑來,那個男孩很少看到這樣的大卡車。頓時,義工動了憐憫之心,轉身就去拿了車上的物品向小男孩走去。

“你要干甚麼?”美國義工大聲喝斥,“放下!”中國義工愣住了。他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我們不是要來做慈善工作嗎?

美國義工朝小男孩俯下身子,“你好,我們從很遠的地方來,車上有很多東西,你能幫我們搬下來嗎?我們會付報酬的。”小男孩遲疑在原地,這時又有不少孩子跑來,美國義工又對他們說了一遍相同的話。

有個孩子就嘗試從車上往下搬了一桶餅乾。美國義工又拿起一床棉被和一桶餅乾遞給他,說:“非常感謝你,這是獎勵你的,其他人願意一起幫忙嗎?” 其他孩子也都勁頭十足一擁而上,沒多久就卸貨完畢,義工給每個孩子一份救濟物品。

這時又來了一個孩子,看到卡車上已經沒有貨物可以幫忙搬了,覺得十分失望。美國義工對他說:“你看,大家都干累了,你可以為我們唱首歌嗎?你的歌聲會讓我們快樂!”孩子唱了首當地的歌,義工照樣也給了他一份物品:“謝謝,你的歌聲很美妙。”

中國義工看著這些若有所思。

晚上,美國義工對他說:“對不起,我為早上的態度向你道歉,我不該那麼大聲對你說話。但你知道嗎?這裡的孩子陷在貧窮裡,不是他們的過錯,可如果因為你輕而易舉就把東西給他們,讓他們以為貧窮可已成為不勞而獲的謀生手段,因而更加貧窮,這就是你的錯!”

這天,來自中國的義工度過了不尋常的一天。義工把東西給孩子,可要求他們以勞動獲取。上帝把恩典和愛白白給我們,但要求我們努力奔跑。

P.S : 家庭教育也應如此,不要輕易的給予,讓孩子認為一切都是父母應該給予的。   

來源:網路



2021年1月21日 星期四

祈禱有用嗎?(奧修)

   有人問佛陀:「為什麼你不教你的人祈禱呢?」

這是一個公認的問題--一個欠缺祈禱的宗教叫人匪夷所思。而佛陀的回答至今依然如二十五個世紀之前一樣的新鮮,既創新兼具革命性。他說:「我不教我的人祈禱因為他們的祈禱將會危害他們。目前而言,他們的意識還不足夠讓他們去問任何東西,他們的發問都會是錯的。先令他們變得有意識就已足夠了。我教他們如何變得更有意識,以後的就隨他們自由發展。」

「當他們完全具有意識,那時如果他們要祈禱,他們是自由的。他們不是我的僕人。但有一點我可以說:就是任何一個完全具有意識的人都是無求的,他已擁有人們欲求的一切。」

蜜德莉多年來一直對她的家庭抱怨,每個人都習慣了她的牢騷和嘴臉。一天她參加了一個“正面思考”的講座,講者整整一個小時的演講裡頭臉上都掛著笑容,信心十足。蜜德莉回到家,她非常震撼,決定了要來一個大革新。

第二天早上她起床,穿上了她心愛的裙子,准備了豐富早餐,當家人來到餐桌前,她笑容滿面的迎向他們。她的丈夫喬治細心打量她,他倒在椅子上,嘆聲道:「這一切過後……她最終得了肌肉痙攣症!」

他無法相信她的笑容出自真心,那一定是肌肉痙攣症!

人們試著祈禱,人們試著擠上笑容,人們試圖看來起快樂,試圖變得真實、坦誠--種種被稱許的品質。但他們的無意識隱伏在他們的每一個行為與表現背後,而且他們的無意識扭曲了他們的誠實,扭曲了他們的笑容和他們的真實一面。

但一個無道德規範的世界教導人們首先要變得有意識,只有憑著意識,你才會找到你想它開花的品質:誠實、真摰、真實、有愛、熱情……

除了少數像佛陀那樣叛逆的人,沒有人想過你們的無意識,第一步它必須被掉下、改變,你的內在必須充滿著光,那麼你做什麼都是對的。源於全然有意識的頭腦沒有東西會是錯的,但誰聽得進去呢?   

OSHO

2021年1月14日 星期四

愛的方式

    愛存在許多的面向,在不同時刻以不同的方式展現。

在親子關系中,愛以情感展現,允許孩子的恐懼、情結、沒安全感與挫折影響你,並以智慧給予孩子幫助。

在夫妻關系中,愛是熱情與敬重,如朋友般共同渡過艱難的環境。

對家庭而言,愛是付出與給予,敏銳地覺察他人的需要。

在工作中,愛展現為承諾與追求卓越的熱情。

對朋友而言,愛是在困難的時刻給予正確忠告,在安逸的時刻一同嬉戲。

對國家而言,愛是透過整合創造財富。

在生命中,愛以勇氣與接納性來臨,瓦解恐懼的圍牆,允許每個經驗流過你,如同河水流過沙地。

只有當你滋養愛的各種形式時,生命才是完整的。所有對你的控訴,都是來自天堂的訊息,提醒你攀上更高層次的愛。   

~ Sri Amma

2021年1月7日 星期四

什麼是觀照?(奧修)


你問我:什麼是觀照?   

不論你正在做什麼。舉例來說,現在你在寫字。你可以用來種方式來寫。你平常在用的是普通的方法。你可以試試另一種:你可以寫而且你也在內部觀照你正在寫。

然後你問:那是不是意謂著某種疏離?

那是一種疏離。你有一點點距離、有一點點離開,看著你自己正在寫。任以任何動作,只要是移動我的手,我都可以看。在路上走著,我可以看我自己正在走。吃東西,我可以看。所以不論你在做什麼,只要保持是一個觀照。

如果你有任何自我,它將會摧毀它,因為這個看是對自我非常有毒的。不是自我在看。自我是完全瞎眼的。它無法看任何東西。你可以看你的自我。例如,某人侮辱你而你覺得受傷,你的自我覺得受傷了。你可以看它。你可以看你正在感覺受傷,你的自我正在感覺受傷,而你是忿怒的。而你可以仍然保持冷漠、疏離,就像個山丘上的觀看者一樣。不論什麼發生在山谷你都可以看。

所以所有的方法基本上都是觀照的不同方式。我將它們濃縮在一個非常簡單的方法之中:

首先,看你的身體的動作。 
其次,看你的頭腦的動作:思想、想像。 
第三,看你的心的動作:感覺、愛、恨、情緒、沮喪、快樂。

而如果你可以連續地看這三種東西,當你的觀照變得越來越深,會有一個時刻那裡只有觀照而沒有可以被觀照的東西。頭腦是空的、心是空的、身體是放松的。

那一刻就像量子跳躍一樣發生。你的整個觀照跳到了它自己。它觀照它自己,因為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去觀照了。這就是我稱之為成道、自我實現的革命。或者你可以給它任何名字,但這是極樂的最終經驗。你無法超越它。

這是最簡單的。因為它可以被實踐而在任何方面都不會干擾到你的日常生活,因為它是某種你可以整天一直做的事情。其他的方法你必須從日常生活中花一些時間出來。而其他需要一個小時或半個小時去坐在那裡做它的方法將不會有太多幫助,因為有二十三個小時你將會做相反的事情。不論你在一小時中得到了什麼將會在另外二十三個小時被洗掉。 

這是唯一你可以整天繼續的方法。當睡覺時你可以繼續觀照、觀照,睡覺正在來到、來到,天色越來越暗而身體正在放松。而當你可以看到你正在睡覺的時刻來到。在你的內在仍然有一個角落、一個空間是醒著的。

當你可以二十四小時看著你自己,你就達到了。現在沒有什麼事要被做了。然後觀照對你就已經變成自然的了。你不必做它。它將會像呼吸一樣簡單地發生在你身上。

這是我的基本方法。   
OSHO

為何寬恕是那麼困難?(奧修)

    問:為何寬恕、放掉塵封已久的創傷是那麼困難? 理由很簡單,因為那是你所有的一切,你不斷玩弄自己的舊傷,好讓它們能夠在你的記憶中永保新鮮,從不允許它們被治癒。 人們一直帶著自己憎恨的東西,他們活在憎恨裡。他們不斷撥弄著自己的傷口,所以傷口才好不起來。他們不想讓傷口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