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4日 星期三

愛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奧修)

      愛是重要的,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因為愛在一開始只是個無意識的現象;它是生物性的,不是很珍貴的。只有當你把覺知帶進來時,它才開始越來越珍貴,開始飛得更高。

親密的和一個女人或男人在一起勝過擁有許多膚淺的關係。只有當它成長,才能超越生物性,才能擁有某些心靈上的。和很多女人或男人在一起會使你膚淺--也許有娛樂,但膚淺的;一對一的關係會使你更深入了解彼此,那是更有益的。  

為何要了解?因為每個男人裡面都有一個女性的部分,每個女人裡面都有一個男性的部分。唯一了解它、最容易了解它、最自然的了解方式就是和某人處於深入的、親暱的關係中。讓信任成長以便所有的障礙都溶解掉。不要欺騙彼此。  

那是唯一重要的事:了解你內在的女性部分。你越覺知到你的女性部分--另一極--你就能越完整。

榮格把這稱為個體化的過程。他是對的,他選擇了正確的字。成長才是真正重要的,完整性、個體性、內在中心的成長。那需要你了解自己的另一部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先了解外在的女人,這樣你就能了解內在的女人。   ~OSHO


2021年4月8日 星期四

靜心之花在死亡面前盛開(奧修)

    很久以前,一個年輕人,來自於一個非常富有和高貴的家族,去求見一位禪師。這位年輕人非常博學,什麼慾望都得到滿足,他有的是錢,因此什麼問題都沒有。然而他還是厭倦了~厭倦了性,厭倦了女人,厭倦了美酒。 

他對禪師說,「現在我對整個世界都厭倦了。你有什麼方法讓我了悟自己嗎?」 

然後他接著說,「不過在你開口之前,讓我先介紹下自己。我是個意志不堅定的人,什麼事都堅持不了幾天,所以如果你讓我去打坐,我可能會試幾天,然後就會跑掉~即使我很清楚外面的世界沒有什麼可留戀,只有痛苦和死亡。沒辦法,我就是這樣的人。我無法繼續,無法堅持做任何事,因此在你為我選擇方法時,請記住我的這個缺點。」 

禪師說,「嗯,如果你不能堅持,這確實是很困難,因為沒有長久的努力,你過去的習性是很難改變的。你必須回溯過去,你必須回到你出生的那一刻,新鮮而年輕。新鮮感得重新找回。不是向前找,是向後,重新成為一個小孩。不過你說你什麼事都無法堅持,也許幾天之內,你就會跑掉,這是很困難。讓我問你個問題,你有什麼事,能讓你非常感興趣,你會完全的投入進去?」 

年輕人想了一下說,「是的,只有在下象棋時,我會非常感興趣。我愛下棋,這是唯一能留住我的。其他任何事情對我來說已無意義;只有象棋,能讓我打發時間。」 

禪師說,「那好吧,我們可以試試,你等等。」 然後禪師把侍從叫過來,讓他叫一個在廟中打坐二十年的和尚來,再帶副象棋過來。 

和尚來了,象棋也帶過來了。那個和尚以前懂一些象棋,不過他在山洞中打坐已經二十年了。這個世界他都忘掉了,更不必說象棋了。 

禪師對和尚說,「聽著,這是個危險的遊戲。如果你輸給這個年輕人,這有把劍,我會用它砍掉你的頭,因為我不喜歡一個已打坐二十年的和尚,居然被一個普通年輕人打敗。不過我向你保證,如果你死在我的手上,你可以到最高的天堂去。所以不要擔心。」

那個年輕人聽到後,有些緊張。這時禪師轉過頭,對他說,「聽著,你說你很投入下象棋,現在你要徹底的投入~因為這是生死攸關的問題。如果你輸了,我也會砍掉你的頭。不過記住,我不能擔保你去天堂。那個和尚可以,他總能去,但你,我無法保證。如果你死後該去地獄,那麼你瞬間會墮入第七層地獄。」 

有那麼一刻,那個年輕人想過逃跑。這會是一個危險的遊戲,他不是來求這個的。不過逃跑太丟人了;他是個武士,一個勇士的兒子,只因為要面對死亡,就逃跑,他們家族中沒有這樣的人。因此他回答,「好吧。」 

遊戲開始了。年輕人開始顫抖,全身顫抖,抖得就如狂風中的落葉。冷汗也冒出來了,從頭到腳都在冒。這是個生死攸關的時刻~思維停止了,因為任何時候有緊急事情發生,你都無暇思考。思考是一件奢侈品。當萬事大吉時,你會去思考;然而真有事情發生,思維就停止了,因為頭腦需要時間,如果有緊急情況,你沒時間思考。你必須立刻做點什麼。

每一刻,死亡在靠近。和尚開始下棋了,他看起來是那麼安詳,平靜,於是這個年輕人想,「完了,我死定了。」 

然而當念頭消失,年輕人開始融入這個時刻。當念頭消失,他也忘記死亡正等待著他~畢竟死亡也不過是個念頭。他忘記了死亡,忘記了生命,他開始成為遊戲的一部分,投入,完全的投入。 

一點點,當思維完全消失,他開始下著美妙的棋子。他從沒有這樣下過。開始時,那個和尚在領先,但幾分鐘後,這個年輕人完全的投入,他的棋子下的越來越漂亮,和尚開始落後了。只有這個時刻存在,當下存在。現在沒問題了;他的身體也不顫抖,冷汗也停止了。他覺得自己輕得像一個羽毛。之前的冷汗甚至有幫助,他感覺更輕盈了,整個身體像要飛起來。思維停止。視野變得如此清晰,完全的清晰,他能輕鬆的看到五步之後的棋子。他從沒有下得如此美麗過。對手的棋子跟不上了;幾分鐘後,和尚就會被打敗,他的勝利是肯定的了。 

忽然間,當他的眼睛變得清晰,如鏡子般明亮,當他的視野變得深邃,他抬起頭,看著和尚。和尚是如此的純真。二十年的靜坐~他已變成一朵花。二十年的苦修~他已完全的純淨。沒有慾望,沒有雜念,沒有目標,沒有意義。他已經是最大可能的純真。甚至一個小孩都沒有這麼純真。他美麗的臉,他清澈,如天空般湛藍的眼睛。這個年輕人開始為和尚悲傷~很快他的頭就會被砍下來。這一刻,當他感受到慈悲,一扇未知的門打開了,有一種他絕對未知的東西充滿他的心房。他感受到極大的快樂,內在神性之花開始飄落,他從不知道有這種快樂,這種美麗,這種祝福。 

然後,他開始故意走錯棋子,因為他頭腦升起一個念頭,「如果我死了,沒有什麼好傷心的,我一錢不值。然而如果這個和尚被殺了,一個美麗就被摧毀了,而我,只是一個無用的存在。」

他開始故意走錯,為了讓那個和尚贏。 

就在這一刻,禪師將棋盤掀翻,開始大笑,然後說,「沒有人輸,你們倆都贏了。」 

那個和尚已經活在天堂中,他是富足的。不需要砍掉他的頭。當禪師說「你的頭會被砍掉」時,這句話根本影響不了他,頭腦甚至不會有一絲念頭升起。對他來說,這不是一個需要選擇的問題~如果禪師說將會如此,那就讓它發生。他說「是」的時候,是全身心的。這就是為什麼他沒有留冷汗,沒有顫抖,他只是下棋,死亡不是一個問題。 

禪師對那個年輕人說,「你贏了,你的勝利大過這個和尚的。現在我給你印心,你可以留下,不久你將會開悟。」 

兩個最基本的事情發生了:靜心與慈悲。佛陀將它們稱為:般若和慈悲。 

這個年輕人就問,「請給我解釋,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但我不知道是什麼,我已經被轉化了;我不再是幾小時前來到你面前的那個人了,那個人已經死亡了。一定有什麼事發生了~你創造了一個奇蹟。」 

禪師說,「因為死亡是如此的逼近,你無法思考,念頭停止了。當死亡就在你面前,思考是不可能的。你與死亡之間沒有空隙,而念頭需要空間才能移動。沒有空間,所以思考停止了,靜心自然發生。但這並不夠,因為這種由於緊急情況而帶來的靜心會消失;當緊急情況停止了,那種靜心也沒有了,因此那個時刻我不能掀翻棋盤,我必須等待。如果靜心真發生了,不管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慈悲一定會出現。慈悲是靜心之花在綻放,如果慈悲沒有來到,你的靜坐一定有問題。 

然後我看著你的臉,你臉上充滿了快樂,你的眼睛變得像佛陀,你看著那和尚,心裡在想,『最好是犧牲我自己,而不是那個和尚,他比我更有價值。』 

這就是慈悲~當別人比你更有價值,這就是愛~你能為別人犧牲你自己。當你成為手段,別人擁有成果,那是愛;當你擁有成果,而別人被當成手段來用,那是貪婪。貪婪總是狡猾的,而愛一定是慈悲。 

然後我看到你眼中升起了慈悲,之後你開始故意走錯棋,就是為了輸。這樣你將會被殺死掉,而那個和尚會釋放。在那一刻,我必須掀翻棋盤。你贏了。現在你可以留下了,我已經教給你靜心與慈悲,從今往後,跟隨這條道路,讓它們在你身上自然發生~不再基於環境,不再依靠於任何緊急情況,而讓它們成為你自性的品質。」 

讓這個故事隨時跟隨著你,留在心中;讓它成為你的心跳。扎根於靜心,你會擁有慈悲的翅膀。   ~OSHO



2021年4月1日 星期四

學習與自己的負面共處(奧修)

     一個人要學習與自己存在裡負面的部份共處,唯有如此,才能變得完整。

人們只接受要自己正面的部份。你只接受快樂,拒絕不快樂,但你是兩者兼具的。

當一切順心如意時,你就飄飄欲仙;當一切停滯不前時,你就覺得身在地獄。

但這兩者都要被接納,因為生命就是這樣:生命包含了天堂與地獄兩者。天堂與地獄這種區分並不屬實,因為沒有天堂就沒有地獄,它們是共存的。某一刻你身在天堂,另一刻你又受困於地獄。
 
認識自己的負面是必要的,要放鬆地與它相處。那麼有一天,你會驚訝地瞭解,負面的部份使生命更有味道。
 
負面的東西並不是多餘的,它為生命增添了風味,不然生命將是乏味的。只要想像一下,你一天比一天更快樂,愈來愈快樂…然後你還能幹什麼?而那些不快樂的片刻會再次給你趣味、探索與冒險,使你重拾胃口。
 
你必須與自己的整體共處,接受所有好的與壞的。你不可能擺脫什麼,沒有人能擺脫什麼,一個人只能學習慢慢容受一切。那麼黑暗與光明便形成一種和諧,這才是美的,生命因為對照而和諧。

所以也要去經歷這些片刻。別製造問題, 別開始想"該怎麼樣才能靜下來?"焦躁不安的時候就焦躁不安!不快樂的時候就不快樂, 別小題大做—就讓自己不快樂, 不然你還能怎樣?
 
這就像天氣:夏天就是天氣熱,你能如何?天氣熱的時候就讓它熱,流汗;天氣冷的時候就打冷顫,享受!

慢慢地,你會看到兩極之間的關連,你領悟這兩極的那一天,就是你徹悟與真相大白的時候!     ~OSHO

2021年3月25日 星期四

我們是如何變成新的?(奥修)

   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想要變成新的,因為沒有人對舊的滿意,沒有人曾經對舊的滿意,因為不管它是什麼,你都已經知道它,一旦它已經被知道,它就變成重複的。一旦它已經被知道,它就變得無聊、單調,你就會想要去掉它。你想要去探索,你想要去冒險,你想要變成新的,但是當新的東西來敲你的門,你就縮回來、撤回來,躲在舊的裏面。這是一個兩難式。

我們是如何變成新的?——每一個人都想變成新的。那需要勇氣,不是一般的勇氣,而是特殊的勇氣,然而世界上充滿了懦夫,因此人們停止成長。如果你是一個懦夫,你怎麼能夠成長?你會從一個新的機會退縮回來,或是閉起你的眼睛,這樣你怎麼能夠成長?你怎麼能夠存在?你只是假裝存在而已。

因為你無法成長,所以你必須去尋找代替性的成長。你無法成長,但是你的銀行存款可以成長,那是一種代替,它不需要勇氣,它完全適合你的怯懦。你的銀行存款一直在成長,因此你開始認為你在成長,你變得更受人尊敬。你的名聲繼續成長,你認為那是你在成長嗎?你只是在欺騙你自己。你的名字並不是你,你的名聲也不是你。你的銀行存款並不是你的本質存在,但是當你想到你的本質存在,你就會開始顫抖,因為如果你想要在那裏成長,你將必須拋棄所有的怯懦。

我們要如何變成新的?我們並不是自己變成新的,那個新是來自彼岸,也可以說是來自神。那個新是來自存在,頭腦永遠都是舊的,頭腦從來不是新的,它是過去的累積。「新」來自彼岸,它是從神那裏來的一個禮物,它來自彼岸,它屬於彼岸。

那未知的、那不可知的、或是彼岸,能夠進入你。它能夠進入你,因為你從來就沒有被封起來,從來就沒有被分開過,你並不是一個孤島。你或許已經忘了彼岸,但是彼岸並沒有忘掉你。小孩子或許已經忘掉了母親,但是母親並沒有忘掉小孩。部份或許會開始想說「我是分開的」,但是整體知道說你並不是分開的。整體可以進入你,它仍然跟你有接觸,因此,雖然你並不歡迎它,但是那個新的還一直在來,它每天早上都來,每天晚上都來,它以一千零一種方式來。如果你有眼睛可以看,你將會看到它一直繼續來到你身上。

摘自:《金剛經》奥修

2021年3月16日 星期二

只有我的自由受到尊重,我才能夠愛(奧修)

   我愛這個人,因為他愛我的自由。只有我的自由受到尊重,我才能夠愛。要是我不得不討價還價,以我的自由換取愛,那麼那種愛就不是給我的。那麼它就是給弱者的,它不是給那些知道者的。

在這個世界上,幾乎人人都以為他心中有愛,但是如果你環顧身邊情深愛重的人們,就會發現他們都是彼此的囚徒。這是一種多麼奇怪的愛啊!這種愛創造的竟然是束縛!難道愛能夠變成束縛嗎?可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情況確實如此,因為從一開始就沒有愛。

通常人們確實只認為他們心中有愛。他們並沒有愛——因為當愛來臨的時候,哪有「我」和「你」呢?當愛來臨的時候,它立刻帶來一種巨大的自由感、非占有感。但不幸的是,那種愛極其稀有。

愛與自由同在——如果你擁有它,你就是一個國王或者女王。那是真正的神的王國——愛與自由同在。愛給與你泥土中的根莖,自由給與你飛翔的翅膀。

我的外祖父把兩者都給了我。他把他的愛給了我,超過他給我母親的,甚至也超過他給我外祖母的;他也把自由給了我,那才是最可貴的禮物。他在臨終的時候,把他的戒指給了我,眼睛裏含著淚告訴我:「我沒有別的東西給你。」

我說:「那那,你已經給了我最寶貴的禮物。」他睜開眼睛說:「什麼禮物?」我笑著說:「你忘記了嗎?你把你的愛給了我,又給了我自由。我想哪個孩子都不曾得到你給我的這種自由。我還需要什麼呢?你還能給什麼呢?我感激你。你可以安安心心地走了。」那以後我見過許多人的死,但是要死得安心的確很難。

   摘錄自《愛與自由》

2021年3月12日 星期五

當你愛,自我會消失(奧修)

 

    當你愛,自我會消失。在愛裡面,自我無法存在。愛是某個更真實的,遠比你還要真實的。那就是為什麼你覺得事情變得有點瘋狂--因為你無法控制它們。  

不要選擇自我,總是選擇愛。每當問題介於真實和不真實之間,就選擇真實的,即使真實會帶來不方便。我們選擇不真實是因為它是方便的--不是別的原因。  

隨時選擇真實的,無論有多糟、多痛苦、看起來是如此摧毀性。即使感覺像死亡,選擇它--你會因此受益。永遠不要選擇方便的、舒適的、庸俗的,否則你會過著虛假的生活。  

愛使你脫離你的自我、過去、制式的生活。因此表面上它會是令人困惑的。  

有時候發瘋是保持清醒的基本需求。如果你故意發瘋、有意識的、完全清楚的,那會是個美妙的經驗,而你永遠不會處於危險中。當你有意識的發瘋,你可以再回來。你知道如何進入它,你知道如何離開它。  

所以進入它。不用怕。你失去的一切沒任何值得留下的。只有當你進入深愛,自我才會真的被拋棄--有些很珍貴的東西只有當你拋棄自我時才能得到,那是必須付出的代價--當你真的深深的愛,一個新的整合會在你裡面發生。

不要擔心會失去你自己。失去你自己--因為那是唯一找到你自己的方式。    ~OSHO

2021年3月4日 星期四

所有你給予的一定會回到你(奧修)

    不用擔心是否有人回應你的愛,持續去愛。不用多久就會有人回應你了。愛不會白費的,但完全不要想著回報。如果你從一開始就想要回報,你會變成痛苦的。你會想:「有什麼意義?我給予愛,但什麼都得不到,不會有回應,我付出的愛會消失。」但沒有任何東西會消失…永遠都不會!

所有你給予的一定會回到你,遲早一定會返回。記住,這是生命中其中一個最基本的法則,不可能不這樣。也許會花點時間:如果人們是很遲鈍的,那他們會花點時間才了解到你的愛、才回應你、才被愛。或者人們很害怕愛,所以當你給予愛,他們會封閉,他們會害怕。因為在愛裡面,他們會是脆弱的,他們不想要接近任何人。他們已經在生活中學到每當你接近某人,你會被欺騙。

但不用擔心--持續去愛,你很快就發現事情開始發生:某個人回應了,然後另一個人回應了,然後更多的回應開始來到,然後突然都發生在你身上。

我知道人需要回應,否則他們會感到單獨,像在沒有人的地方吶喊。但無論人們在哪兒,他們無法很遲鈍以致於永遠不回應愛,不,那不可能。沒人的心會像顆石頭,連石頭都沒有那樣的心。如果你持續愛一顆石頭,石頭遲早也會回應,開始對你唱歌,為你變成柔軟的。它會讓你看見它的心,因為你而有一種不同的震動和構造。試試看!

永遠不要對愛感到絕望,因為愛是唯一的希望。持續給予愛,無論是否有回應,你會驚訝,它會來到…也許晚點,但它會來到。有時候晚點來到的它會是個驚喜,因為你完全忘記它了,你以為它消失了。但有一天,它會突然敲門,它就在那兒,它是個驚喜。你不知道它從哪兒來的,因為你完全忘記你做過什麼。    ~OSHO

愛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奧修)

            愛是重要的,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因為愛在一開始只是個無意識的現象;它是生物性的,不是很珍貴的。只有當你把覺知帶進來時,它才開始越來越珍貴,開始飛得更高。 親密的和一個女人或男人在一起勝過擁有許多膚淺的關係。只有當它成長,才能超越生物性,才能擁有某些心靈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