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

忌妒的心不懂得愛,愛的心不會忌妒(奥修)

人們以為他們知道什麼是愛,他們不知道。他們對愛的誤解產生了忌妒;「愛人」變成某種壟斷與佔有,他們不了解生命一個簡單的事實:當你佔有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已經扼殺了他。

生命無法被佔有,它無法掌握在你手中。如果你想擁有它,就必須張開你的雙手。

然而幾世紀以來這件事一直誤入歧途;它已經非常根深蒂固在我們裡面,我們無法把愛從忌妒中分離出來,它們幾乎成了同一個能量。

譬如,你因為你的愛人去找別的女人而感到忌妒,此刻你覺得受打擾。但是我告訴你,如果你不覺得忌妒,你會有更大的煩惱,你開始認為你不愛他,因為如果你愛他就應該覺得忌妒。忌妒與愛已經被混在一起。

事實上,他們是分開的兩個極端。忌妒的心不懂得愛,相反的,愛的心不會忌妒。

這個困擾是什麼呢?你必須把它當成不是你的問題來看它,好像這是別人問的問題,別人的困擾一樣,如此一來你就能夠旁觀,並且清楚整個結構。忌妒是婚姻的副產品。

動物或鳥的世界裡沒有忌妒。偶而會因為爭奪愛侶的對象而打架,但是打架比忌妒好太多了,那比被扣在忌妒之中;讓忌妒之火燒壞你的心還更自然。

婚姻是人造的,並非自然現象;因此自然界並沒有提供調整婚姻制度的心智。但是人類認為情侶之間必須要有某種合法的合約,因為愛本身是夢幻之物,並不真實……這個片刻在,下個片刻就消失了。

你想要下一個片刻、你的整個未來是安全的。你現在還年輕;很快就會變老,所以你要你的妻子或先生老的時候或生病的時候能夠在你身邊。因為這個原因,就會有妥協,而妥協總是導致問題。

這就是人類製造的妥協:未雨綢繆、掌握明天,保證這個愛你的女人會永遠愛你而不是短暫的戀情……

這就是為什麼宗教人士說婚姻是「天堂製」……一種奇怪的天堂,如果婚姻是天堂製造的,那麼你能夠在地獄製造什麼呢?他們不顯示天堂的標誌、芬芳、清新與美。他們無庸置疑是噁心、醜陋的……展現的肯定是地獄的東西。但是人們卻安定在婚姻中,因為那是保有私人財產唯一的方法。~OSHO


2021年10月15日 星期五

愛是心對心的承諾(奥修)

你愛上某個男人或女人,然後你很快地就想要結婚,把它變成是一張具有法律的合約,這是為什麼呢?法律條文與愛何干?——.因為愛已不存在,所以才需要法律條文。你知道那只是一個幻想,你知道愛將會消失,於是你決定在它消失前先穩定局勢,或先做一些處理好讓你們可以永不分離。

在一個有更多靜心品質的人,和更多開悟、教化、進化的世界裡,人們真心誠意相愛,人們聯繫,但卻不落入關係裡。這並不是說他們的愛是很短暫的,相反地,他們的愛極有可能比你們的愛還來的更深且進入更高層次的親密中,他們的愛中會有詩有神,而且有可能比你們所謂的愛更堅固、持久,但這份愛卻沒有法律、法院和警察的保障。這份保障將會是在內在,它會是打從心底的一份承諾,是一份靜默的溝通。如果你喜歡與某人在一起的相處,你就會想要有更多一起享受的機會,在親密的聯繫中也是一樣,你將會想要更深入探索彼此的親密。

有少數愛的花朶只有在很長的親密聯繫之後才會開花綻放,但也有些花是季節性的,六個星期之內,它們就綻放在和煦的陽光中,然後再經過六個禮拜,他們就永遠地凋零。有些花朵需要好多年的歲月才會成熟、開花,它需要的時間愈久,就愈有深度。

它必須是心對心的承諾,你甚至不用將它表達出來:因為表達是很世俗的。它必須是靜默地承諾——是心對心、眼對眼、存在對存在。它必須被了解,而不是言語的表達。

人們到教堂或法院結婚是很醜陋且不符合人性的,它簡直就是代表人們並不信任自己,他們比較信任警察,而非自己內在的聲音,人們不信任自己的愛,卻信任法律。.~OSHO


2021年10月8日 星期五

真愛不會執著(奧修)

愛是唯一讓人免於執著的自由;當你無所不愛時,你便無所執。男人為女人的愛所囚禁,女人為男人的愛所囚禁,兩者均不見容於自由彌足珍貴的王冠。然而,男人與女人是愛的一體,既無法分開,也無法區分誰是誰,他們其實再值得愛的獎賞也不過了。 ——.摘自麥凱爾‧奈米(Mikhail Naimy)《墨德之書》

我同意墨德所說的:愛是唯一讓人免於執著的自由;當你無所不愛時,你便無所執。

事實上,你必須探討的是執著本身的現象。為什麼你緊抓著某件事不放?因為別人也許會偷走它,你唯恐失去它。你所害怕的是,今天你所擁有的,明天也許就不在了。

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對於你所愛的那個女人或男人,有以下兩種可能:你們之間不是更親密,就是更疏離。說不定明天你們依舊是陌生人,也說不定你們如此地靠近,使得你們不再是兩個人,肉體上當然是兩個人,但彼此的心已融為一體,你們的心正哼唱著同一首歌,幸福的雲朵將你倆團團圍住。

愛是唯一讓人免於執著的自由⋯⋯因為,當你愛的時候,「愛」是你唯一能想到的事情。當你無所不愛時,你便無所執。每一個片刻的來臨都充滿新的氣象、新的榮耀、新的樂章;每一個當下都帶來新的舞步教人翩翩起舞。伴侶或許會換,但愛總是長駐。

希求伴侶永遠不變就是執著,為了你的執著,你必須對法院、對社會、對一切愚蠢形式做出承諾,萬一你違逆了那些形式,在周圍的人眼裡,你將喪失所有的敬重與顏面。

愛不會執著,因為愛永遠不會令人失去尊嚴,愛即是榮耀,愛的本身即是受人敬重的,你無論如何也不能改變這一點。並不是說,伴侶不能變換,而是換不換都沒有關係;要是伴侶換人了,而愛依然像河水般流動,那麼這世界其實會比現在擁有更多的愛。

當你對愛的了解開花之後,執著根本就不存在了。你可能經常更換伴侶,那並不代表你拋棄別人,說不定你會回到同一位伴侶的身邊,無論怎麼做,你都沒有抱持既定的偏見。

人應該將自己當成是一個在海邊拾撿貝殼與彩石的孩童,恣意地享受著海灘上的一切,好像自己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寶藏似的。假使一個人能夠享受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不但自己活得自由,也讓別人活得自由,那麼這世界不但增添了動人與優雅的品質,還將充滿奪目的絢爛光彩,因為每顆心的火焰都被點燃了,那將會是個大異其趣的世界。一旦你懂得這火焰,它將會燃燒得愈發熾盛。愛的火焰將不斷延燒,且開花結果,如同樹木的成長一般。

愛一成為執著,就淪為一種關係;愛一成為索求,就形同一座監獄,這樣的愛已經摧毀了你的自由,使你無法在天空中飛翔,因為你被囚禁了。

.(摘錄自《愛、自由與單獨》)


2021年9月29日 星期三

愛你自己(奧修)

   他們說:「愛人類,愛你的祖國,愛你的家鄉、生命、存在、神。」這些話是很動聽,但沒有半點實質上的意義。你曾經與人相遇嗎?你遇到的是一個個不同的人,而你已經譴責你所遇到的第一個人——你自己。

佛陀說:愛你自己⋯⋯這將是徹底蛻變的基礎。別害怕愛你自己,全心全意地愛自己。一個愛自己的人很容易就具備了靜心品質,因為靜心的意義是和自己在一起。

假使你痛恨自己——正如你現在的樣子,正如你忠心耿耿地奉行別人告訴你的「不要愛自己」——假使你討厭自己,你要怎麼和你自己在一起?靜心不是別的,正是享受你的單獨,能單獨與自己在一起是很美的。慶祝你自己,這就是靜心的精華。

靜心不是一種關係,在靜心之中完全不需要別人,你對你自己而言就夠了。你浸濡在自己的榮耀裡,沐浴在自己的光芒中,單單活著就令你感到無比的喜悅,因為你存在。

愛你自己,佛陀這麼說。這將可以蛻變整個世界,還能夠將醜陋的過去全部了結。愛自己宣示著一個新時代的來臨,代表著新人類的誕生。因此我總是談愛這個主題,但愛是由一己開始,接著才能擴大出去。愛會自行不斷擴張,你並不需要做任何事來使它擴展。

『愛自己』是靜心的第一步,觀照是第二步。

自我之愛是了解自己、觀照自己的基礎⋯⋯除非你愛你自己,否則你無法面對自己,你將會逃開,你的觀照本身可能成為自我逃避的方式。

第一步:愛你自己,然後觀照——今天、明天、永遠。

「愛」的意義是,不管事情是什麼樣子,你接受它就是那個樣子,別有所壓抑,唯有當我們討厭、排斥某件事才會需要壓抑。別壓抑,如果你壓抑自己,你如何能觀照?

◇第一步的「愛你自己」將會對你有極大的幫助,藉由對自己的愛,你將能夠卸除許多社會所加諸於你的東西,你會更自由,不再受制於社會與它所帶來的制約。

◇第二步是「觀照」,只要觀照。佛陀沒有交代要觀照什麼,祂的意思是凡事都要觀照!走路時,觀照你的走路;進食時,觀照你的進食;沐浴時,觀照你的沐浴,觀照那個正在觀照的人;觀照冷水打在你身上、水的觸感、沁涼的感覺、沿著你的脊椎而起的冷顫——觀照每一件事,今天、明天、永遠。

◇最後,連你的睡眠你都能觀照,那是觀照的最後一步,身體進入睡眠,但有一個觀照者還醒著,無聲地看著身體睡著,那是最終極的觀照。此時的你正好相反,你的身體醒著,但你卻睡著了;在終極的觀照中,你將是清醒的,而你的身體在睡眠。

   .摘錄自《愛、自由與單獨》)

2021年9月24日 星期五

先愛你自己(奧修)

    愛你自己,然後觀照——今天、明天、永遠。

愛是靈魂的滋養。一如食物是身體的滋養般,愛是靈魂的滋養;身體若是少了食物會虛弱,靈魂若是少了愛則會萎靡。

一個無法愛自己的人,他也無法愛任何人。如果你不能愛你自己,你就根本沒有愛的能力。

愛自己的人將不會有自我(ego)。一個人要是沒有先愛自己,就去愛別人,正是那種愛別人的「努力」會造就出自我。

對一個愛自己的人來說,他已跨出了朝向真愛的第一步。這就像是對著平靜的湖面擲出一顆小卵石的情況,漣漪總是圍繞著小卵石、從最貼近小卵石的地方開始泛起。不是這樣的嗎?不然那些漣漪要打哪裡出現?接著,它們會一波波地散開來,直到最遠的岸邊。

義務是一個骯髒的字眼。父母親履行對孩子的義務,而基於回饋,孩子也履行對父母親的義務;妻子對丈夫有義務,丈夫也對妻子有義務,試問:愛在哪裡?

愛從來都不是義務,義務是負擔、是形式;愛是喜悅、是分享,而不是形式。一個有愛的人永遠都嫌自己做得不夠,他總是覺得可以再多做些什麼,而且,他非但不認為是自己加惠了別人,反而會因對方接受了他的愛而覺得感激,因為他的心意沒有被拒絕,對方收下了他贈與的禮物。

愛自己是愛的起始,是你對愛的首度體驗。愛自己的人會尊重自己,而愛自己、尊重自己的人也才會尊重別人,因為他明白一件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正如我享受著愛、自尊與自重,別人也是如此。」他會意識到,人性的根本都是一樣的,我們是一體的,全都活在同一個律則之下。

一個愛自己的人會深深陶醉在愛的狂喜裡,他的愛自然地蘊染開來,開始流動到他人身上,絕對是這樣的!如果你活在愛裡,你將不得不分享愛,因為你不可能永遠只愛自己。有件事再清楚不過了:要是開始愛一個人——    也就是你自己,就能讓人雀躍不已,試想,若是能和許多、許多人分享你的愛,不知將會有怎樣的欣喜等著你?

漣漪緩緩地往更遠的所在蕩漾開來,你愛他人,接下來你開始愛動物、鳥兒、樹木、石頭。你可以用你的愛將整個宇宙填滿,單單一個人就足以使全宇宙布滿了愛;只需一顆小卵石就能讓整座湖泊泛起陣陣漣漪——光憑一顆小卵石。

唯有佛陀才說得出「愛你自己」。

如果一個人沒能愛自己,他的靈魂將會日漸萎縮,身體也許會成長,但不會有內在的成長,因為他失去了來自內在的滋養。只是徒具一副身軀,幾乎沒有靈魂,頂多只有靈魂的潛能與可能性,他的靈魂還是顆種子。如果你不去替靈魂找到正確的土壤——愛,種子將永遠只是種子。

我也教你要先愛自己。先將你那道光朝向自己,你先成為光,再讓光明驅走你內在的黑暗和怯弱,讓愛使你成為一股無堅不摧的威力,一股靈性的力量。

但愛必須從最初的地方開始,愛必須從這第一步開始:愛你自己。

.(摘錄自《愛、自由與單獨》)


2021年9月15日 星期三

成熟的愛(奧修)

    當一個人開始去愛而不是需要的時候,他便成熟了:怎樣給予,怎樣給予得更多,怎樣無條件地給予,這就是你成長了、成熟了。 

當你不擁有愛時,你要求別人給你愛,你是一個乞丐,而別人也要求你將愛給他/她,現在,兩個乞丐在各自面前伸出他們的手,兩者都希望對方有愛-自然地兩者最終都將感到失敗,都會感到被欺騙。 

那些墜入情網的人不擁有任何愛,那就是為什麼他們會墜入情網,{因為他們缺乏愛,所以他們想去情網裡尋找愛}而正因為他們不擁有任何愛,他們也就不能給予。 

還有一個命題:一個不成熟的人總是與另一個不成熟的人墜入情網,因為唯有他們能夠懂得各自的語言,一個成熟的人會愛上一個成熟的人,一個不成熟的人會愛上一個不成熟的人。 

愛的最基本的問題是首先要變得成熟,然後你將會找尋一個成熟的伴侶,而不成熟的人將一點也不會吸引你,這就好像是如果你是二十五歲,你不會與一個兩歲的嬰兒墜入情網,你不會的,的確就是那樣、當你是一個心理上、精神上成熟的人,你不會愛上一個嬰兒,這不會發生。這不可能發生,你能明白那是毫無意義的。 

事實上,一個成熟的人是不會墜入愛河的,他是在愛情中昇華,“墜入”一詞並不確切,只有不成熟的人會墜入,他們步履蹣珊,跌入愛中。他們企圖設法支撐和站穩,他們卻不能支撐住,她們無法站穩-他們找到一個女人,他們就倒下了,她們找到了一個男人她們就倒下了,他們隨時準備倒在地上,準備爬行,他們沒有支柱,沒有脊梁,他們沒有那種單獨存在的完整性。 

一個成熟的人是有單獨存在的完整性的,當一個成熟的人給予愛,他所給予的愛不帶有任何附帶條件:他只是給予。 

當一個成熟的人給予愛,他會感到感激,因為你接受了他的愛,而不是相反,他並不期待你為此感謝他,不,一點也不,他甚至不需要你的感謝,他要感謝你接受了他的愛。 

當你回到了家,當你已經了解了你是誰,然後愛就在你的存在中升起了,芬芳飄向四方,你就能將愛給予別人。若你不擁有某種東西,你怎樣能給予呢?要給予,首先最基本的條件就是擁有它。 

當你不擁有禮物時,你又怎樣能夠給予呢?你聽見這個,並理解它,但是問題也會出現,因為理解是智力上的,如果你已經穿透了你的存在,如果你已經看到了它的真相,那麼就沒有問題會產生。 

以後你將會忘記所有你依賴的關係,你開始在你自身的存在上下功夫了:清除,淨化,使你的內在核心更加清醒,更加覺知,你將開始以這樣的方式工作,你越是開始感覺你正在趨向某種完整性,你越會發現愛也隨之在成長-愛是一個副產品。 

別人的認識是偶然的,這對愛而言不是主要的,愛會繼續流動著,即使沒人品嚐它,沒人認識它,沒人感到幸福、喜悅,愛還是會不斷地流動,正是因為在流動中你會感到非常地幸福,你會感到非常地快樂,正是在流動中…    當你的能量正在流動著… ~OSHO 

2021年8月30日 星期一

成為你自己的內在指導者(奧修)

    試著不要用頭腦思考。真的,一點都不要思考。只要行動。在某些(安全無虞的)狀況下試看看。那不容易,因為舊有的習慣會又開始陷入思想中。

你必須很警覺:不要思考而是往內感覺自己。你可能會有好幾次搞不清楚哪些是來自你內在的引導者,哪些又是從表層的頭腦出來的。但是很快地你就會清楚這兩者之間不同的感受。

當某些內在的東西出現時,它來自你肚臍的上方。你感覺得到來自肚臍上方的流動與溫度。當你用腦思考時,它只留在表層的頭腦上,然後從頭腦往下傳送。

如果你的頭腦/小我決定某事,你必須迫使它往下。如果你的內在導師決定某些事,那麼它會往上沸騰;它從你自性核心的深處傳向頭腦。

頭腦接收這個訊息,但它不是頭腦的決定。它來自超然之處—那就是為什麼頭腦很怕它。很容易理解為什麼頭腦如此驚恐於它:因為你從不知道它何時出現?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驗證。它就是往上沸騰。

任何時候當你處於困惑的狀態下而理不清方向時,停止思考;深入內在回到非思考的空間,讓你的內在導師引導你。一開始時你或許會覺得害怕、不安,但是如果每一次你都得到正確的結果、每次都找到正確的門徑,很快的你將勇氣十足且變得更信任。

當信任出現時,我說那才是真正宗教的信仰—內在指導者的信任。理由、推論是自我的一部分。信任是對自己內在的信仰。

當你進入內在深入的那一瞬間,你就已經來到宇宙靈魂的核心。你內在的指導者是神性引導的一部分,跟隨它,就等於是跟隨著神性;如果你跟隨自己的頭腦,只會使事情更複雜無解,而且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或許以為自己很有智慧。一點也不。

智慧來自心的地方、來自本性最核心的深處而非來自頭腦。切斷你的頭腦,跟隨你的本性。不論它把你帶到哪裡,即使它帶引你往看似危險處,跟隨它,因為那是為你而鋪的道路、那是你的成長。(你的內在智慧知曉你的狀態,祂知道某些事情)透過危險你將成長且成熟。    ~OSHO







忌妒的心不懂得愛,愛的心不會忌妒(奥修)

人們以為他們知道什麼是愛,他們不知道。他們對愛的誤解產生了忌妒;「愛人」變成某種壟斷與佔有,他們不了解生命一個簡單的事實:當你佔有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已經扼殺了他。 生命無法被佔有,它無法掌握在你手中。如果你想擁有它,就必須張開你的雙手。 然而幾世紀以來這件事一直誤入歧途;它已經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