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29日 星期三

懷著自然(奧修)

    也許每一個偉大的詩人都知道,在奮力創造某些詩句的時候,會有一種幾乎是女人才有的感覺,覺得自己有一個子宮,而詩句正在裡面孕育。對所有創造性的生產而言,情形都是這樣,而那些正處在寧靜之中的人,更會有一種真實感,因為他們懷著一位佛。他們將要生產自己,這是一種非常神秘的現象,很像懷孕。

當這樣的事情發生---有一種充滿的感覺、豐富的感覺,以及擴張的感覺---這就是舊有生命即將消失,新生命正在裡面成形的症狀。本來是空的地方,現在充滿了。本來是一個貧乏的地方,現在被一種富有所取代。很多人都過著封閉的生活,由於害怕---害怕被了解,害怕自己變得容易受傷害,害怕暴露靈魂---所以一直隱藏自己,在自己的周圍創造了很多牆壁。當進入到寧靜之中,這些牆壁就開始瓦解了,因為意識需要擴張,無法局限在細小的空間,即使是整個天空,對意識來說都顯得太小...

我們必須了解,這個深層的心理背景:男人跟女人相比,總會覺得自己差一點,因為女人能夠生育,而男人不能夠。女人能夠成為一位母親---新生命的源頭,而男人做不到。男人去尋找某些替代,希望有某種方式,讓自己也得以成為創造者和生產者,以驅除這種自卑感,這是靈性上深深的需要。

男人創造出偉大的圖畫、偉大的詩句、偉大的舞蹈、偉大的音樂---這些都是替代品---男人或許創造出一個很美的雕像,但還是一件死物,或許創造出動聽的音樂,但還是短暫的,就像一陣風,來過之後就走了,或許創造出優美的舞蹈,但仍然不是一個活的小孩,一個會笑的小孩,一個能夠看到奇妙世界的小孩,一個能夠呼吸的小孩,一個有心跳的小孩。在女人看來,男人找到的替代品,似乎全部都很可憐。為甚麼女人之中,沒有很多偉大的詩人、音樂家、畫家和雕刻家?原因是她們能夠創造生命,她們不太需要去創造其他東西。

因此只有在某一個地方,男人和女人才能會合。在那裡男人和女人完全對等,兩者都能創造自己,他們再次被創造,兩者都能懷著自己,懷著自然。

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樣的,他們只能在深深的寧靜中會合,除非人類能夠達到寧靜,否則男人和女人將會繼續爭鬥,他們的愛總是一波三折,有美好的片刻,也有醜陋的片刻,有高興的片刻,也有痛苦的片刻。

有了愛而沒有寧靜,就是生活在一個苦惱的狀態,不斷被焦慮所折磨,生活在這種痛苦和煩惱之中,總會動盪不安。或許有一些清靜的片刻,但是這些清靜只不過是冷戰,只不過是要準備另一場戰爭。很明顯要準備另一場戰爭需要幾天的時間,在這些時間裡必須靜下來。而在寧靜的時候,兩個寧靜的人分享他們的能量,愛就會成為一種持續的現,它不會變壞,而具有永恆的好品質,它更會變得神聖,愛和寧靜的結合,是人生的偉大體驗。

只有愛不行,因為還有太多苦惱,只有寧靜也不行,如果沒有愛,寧靜就像墳墓中的寂靜,沒有歡舞,也沒有花開。是的,沒有愛或者也有和平,但這種和平像死的一樣,它不是活的,這種和平不再有呼吸,也不再有心跳。

為何要把愛和寧靜放到一起?因為唯有透過這種結合,新人類才得以誕生,唯有在愛和寧靜結合的時候,男人和女人的不對等才會消失。

只是解放女性無法產生效果,我們不應只是考慮女性的解放,而應該考慮到全人類的解放。 如果不解放女人,男人也不能解放,就像獄吏和囚犯一樣運作,互相成為對方的枷鎖。不解放男人也沒有解放女人,兩者都會生活在對方的奴役之下,人們或許有這樣的希望: 奴役別人,自己就有自由了。可是別人也有相應的方式。

唯有在寧靜的時候,以及在愛之花盛放的時候,人們才能放棄爭鬥,而達到一種和諧與對等,以及一種自然的平衡,而自然本身就是美。 ~OSHO

2022年6月21日 星期二

愛的光芒(奧修)

    在愛的光芒中,我們可以進入一個開悟王國。與其說真理是神,倒不如說愛就是神,因為那種和諧、那種美、那種生命力和那種幸福都是愛的一部分,而不是真理的一部分。真理是要去發現的,而愛是要去感知。愛的成長與完備,帶領著人們最終與神融合。

最大的欠缺是沒有愛。尚未發展出愛這種能力的人,活在自己的地獄裡,而一個充滿著愛的人,是生活在天堂中。我們可以看著一個人,把他當成一棵奇妙和獨一無二的植物,他有能力製造出花蜜和毒素。如果一個人生活在恨當中,他製造和得到的是毒藥;如果以愛來生活,他就會像充滿甜蜜的花朵。

以別人的幸福來塑造自己的生命,並且帶著這種使命感來生活,這就是愛。

愛是因為有了一種覺知,覺知自己在自然中不是分離的,而是與萬物在一起。我在你裡面,你在我裡面,所以愛有著宗教的性質。

愛之門只為那些準備拋開自我的人打開。一個人將關注點從自己身上,移到別人身上就是愛,一個人將關注點移到所有神聖的事物上就是愛。愛不是性的激情,那些把性當作愛的人仍然沒有愛,性只是顯示愛正在經過,它是自然機制的一部分,是一種生殖的方法。

愛存在於更高的層面上,隨著愛的成長,性渴求也會消退,這意味著性的滿足,性能量轉化為愛。

愛是性能量的昇華,是一種具有創造性的提煉。所以當愛到達了最完美的境界,性渴求就會自動離開,整個生命充滿了愛。我們無法經由壓抑,而能從性慾中得到解脫,只有經由愛纔能做得到。

愛就是神,這是終極的真理。愛首先存在於家庭單位裡,這是愛的第一步,

如果沒有從這裡開始,那就絕對無法到達終點。愛是家庭的一部分,當家庭單位分散了,它的成員進入社會,愛就會增加並且成長。 當一個人在家庭裡終於成長,而與全人類在一起的時候,他就因為愛而與神合一了。

沒有愛的人只是一個孤獨的個體,以及一個自我,他沒有家庭,沒有和其他人連結,這是一種漸漸的死亡。而生命從另一方面來說,是一種交互的關連。

愛超越自我,這是愛的真理。渴望真理的人首先要發展愛的能力,直到愛和被愛的區別消失,只剩下愛的一點。當愛的光芒從愛與被愛兩者中透射出來,從看和被看的陰霾中透射出來,當這種純粹的光芒,明亮地照耀著的大地,那就是真正的自由與解放。~OSHO




2022年6月17日 星期五

婚姻的意義(奧修)

    從婚姻可以受到重大的教育,那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去學說倚賴不是愛,而是意味著衝突、憤怒、恨、嫉妒,獨佔和控制。人必須學習不去倚賴,但是要做到這樣,就必須進入很深的寧靜。好讓自己一個人就有喜悅,不再需要別人給予喜悅,那種倚賴就消失了,一旦這樣,人就可以把自己的喜悅分享,這種分享是很美很美的。

世上必須有一種不同的關係,稱之為"關連",這是為了要使它與舊有的關係有所區別。世上必須有一種不同的婚姻,或者不稱它為婚姻,因為那個名詞已經被毒化了,稱它為友誼更好...因為愛而走在一起。不用對明天承諾,做好今天就足夠了。

如果我們今天互相愛著對方,互相享受對方的存在,如果我們能夠在這個片刻互相分享,下一個片刻將會由這個片刻產生,我們將會變得越來越豐富。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的愛將會加深,它將會進入新的層面,但不會產生任何枷鎖。

男人和女人自然會走到一起,這其實不是出自需要,而是出自喜悅的洋溢,不是出自貧乏,而是出自豐富,因為我們擁有了那麼多,我們自然就會給予。這就像一朵花在開放,芬芳會釋放到風中,這朵花是那樣地充滿了芬芳,所以自然地釋放了出來,或者像空中飄過的一片雲,它會灑下雨滴,它是那樣地充滿著雨水,所以它自然就會分享...

我們必須從最基本的部分,來改變人類的群體結構,必須放棄目前的婚姻方式,必須引進一個全新的觀念。唯有如此,新人類才能在地球上誕生。—————————————————————————————

婚姻有更深遠的意義:為了親密,為了一種相互的歸屬感,為了要去做無法單獨完成的事情,為了要去做一件必須兩個人在一起,深深地在一起,才能夠做到的事情。

婚姻是為了更深的友誼和更深的親密。欲望也隱含在裡面,但這並非主要的因素。婚姻確實是心靈的!我們永遠無法單獨去發展,即使是自己的成長,也需要別人來反映。必須有一個非常親密的人,使我們能夠向對方完全敞開。

婚姻是一件心靈的事件,而不是身體的現象---根本不是,它是心靈的結合。當我們感覺到,與某個人在一起時,會產生偉大的音符,有某種來自彼岸的聲音透進來,到了這個時候才定下來,否則不要倉促行事。

也許我們對愛都有一種很強的渴望,但是愛需要很深的覺知,唯有如此,愛才能達到它的頂峰,那個頂峰就是結婚...結婚,是兩顆心完全融合在一起,它是兩個人在同步,那才是真正的結婚。

愛可以成為婚姻,一旦這樣,就產生了一種完全不同的婚姻,它不是社會形式的需要,它不是一種制度,更不是一個枷鎖。當愛成為婚姻,就意味著兩個人雖然決定生活在一起,但仍然處於自由之中,並不獨佔對方。愛不是去佔有,而是去給予自由。當愛成長為婚姻,那個婚姻就不是普通的事情,它絕對是不尋常的,它跟戶口登記無關。就算需要登記戶口,需要的社會的認可,這些也只是外圍的事情,並不是核心。核心是心,是自由。

在真正健康的社會裡,不會有病態的愛,如果能夠讓那些病態的愛消失,婚姻就會進入一個更深的層面,它永遠不會使人感到後悔。如果婚姻不是只為了欲望,而是為了更親密地在一起,為了一個"你見我"的關係,好讓兩人都能成長,不是以"兩個我",而是以"我們"來成長,那麼婚姻真的就是一種無我的訓練。然而我們首先要知道有這種婚姻。 

2022年6月8日 星期三

成道就是開啟全意識(奧修)

      從我自己的經驗來講,沒有比融入一個人自己更容易的道路。一個人必須要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停止尋求來自於頭腦膚淺的任何支持。抓住思想,你就無法沉沒,因為它們的支持,你會停留在表面。

我們處於抓住思想的慣性之中。一旦一個念頭過去,我們就抓住另一個—但我們從來都沒有進入過兩個前後相繼念頭的空隙。這個空隙本身就是沉入深處的通道。不要在思想中移動—深深地潛入它們之間的空隙之中。

這要怎麼做呢?它可以通過覺知,通過觀照思想的流動來做。就像一個人站在路邊觀看行人經過,你應該觀看你的思想。它們只是行人,路過你內在的頭腦。只要觀看它們。不要判斷它們的任何形式。如果你能超然地觀看它們,一直握著它們的拳頭就自動鬆開了,你會發現你自己站著,不是站在思想裡面,而是站在空隙裡面,站在思想之間的空隙之中。

但這個空隙沒有地基,所以站在那裡是不可能的。在那裡你就會下沉。而這種自身的下沉就是真正的支持,因為通過這樣你到達了你真實的本質。一個尋找思想領域方面支持的人實際上是漂浮在沒有支持的空氣之中—而一個扔掉所有的支柱的人會達成自身的支持。

所有的問題就在於不要以任何方式涉入其中 —讚賞或者譴責,任何判斷,壞的或者好的。不要說任何東西,只是保持"看"(不介入),讓頭腦按日常的方式移動。如果你可以做到…成千上萬個佛已經做到了,所以沒有問題。當我說這可以做到的時候,我是以我自己的"權威"說的。我沒有任何其它的權威。

我抗爭過,通過抗爭來折磨我自己,我知道這整個分裂會製造出一種持續的痛苦和緊張。最終看到這個點,勝利是不可能的,我就放下了抗爭。我讓思想隨心所欲地移動;我不再有興趣。

這是一個奇蹟,如果你不再有興趣,思想就開始變少。當你完全沒有興趣,它們就停止了。而一種無念的狀態,沒有任何抗爭,就是一個人所知道的最大的平和。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佛陀的空無之心。

這個頭腦是令人驚異的。它的體驗就像一顆洋蔥。有一天,看到一顆洋蔥,我就想起這種相似之處。我在剝洋蔥;我一直一層一層地剝,到最後什麼也沒有剩下。首先是又厚又粗的皮,然後是鬆軟的皮,然後就什麼都沒了。

頭腦也是這樣。你不斷地剝,首先是粗糙的層面,然後是微妙的層面,然後留下來的就是空。思想,情緒和自我,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只有空。把這個空揭示出來就是我所說的靜心。這個空就我們真正的自己。那個最終留下來的就是這種自己的形式。稱它為自己,稱它為無我,文字不意味著任何東西。哪裡沒有思想,情緒或者自我,那裡就有存在。

休姆說:"每當我潛入我自己,我沒有在那裡碰到任何—我。我碰到的要嘛是一些念頭,要嘛是一些情緒,要嘛是一些記憶,但從來都沒有碰到我自己。"這是對的—但休姆只從這個層面回來,那就錯了。如果他再走深一點,他就會達到那個地方,那裡什麼也碰不到,而那就是真正的自己。哪裡什麼都碰不到,那裡就是我。一切都建立在那個空的基礎上。但如果有人從表面上回來,那麼取而代之的就是無知。

在表面是世界,在中心是自己。在表面是一切,在中心是無,是空。

我想起了我的頭腦處於黑暗之中的那些日子,我的內在什麼都不清晰。關於那些日子,我能想起的一件特殊的事情就是我沒有感到對任何人的愛,我甚至不愛我自己。

愛沒有方向;它不指向任何人。愛是靈魂的,一個人自己的顯現。在這種體驗發生在我身上這前,我認為愛就是執著於某個人。現在我意識到愛和執著完全不是一回事。執著是愛的不在。執著是恨的反面,它可以很容易變成恨。它們是一對,執著和憎恨。它們相互轉化。恨的反面不是愛。完全不是。而愛也和執著完全不同。

愛是一個全新的層面。它是執著和恨兩者的不在,而它也不是消極的。愛是某種更高能量的積極的存在。這種力量,這種能量,從自己向所有的東西流動—不是因為它被它們吸引,而是因為愛本身是發散性的。因為愛是自己的芳香。~OSHO


2022年5月30日 星期一

什麼是放鬆?(奧修)

    問:現在我可以看到我對放鬆的抗拒,在尋找原因當中,我看到,對我來講,放鬆意味著懶惰和沒有用。我的家人寧願生病也不願意放棄他們所謂的權力,他們認為忙碌和狂熱意味著成功,我把他們的信息學得太好了,現在,再一次地,我需要你重新定義一個詞。是否能夠請你解釋放鬆真正是什麼?

奧修:放鬆並不是什麼大事,它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它只是醒著的睡覺。你每天都需要幾個小時的睡眠。試著去瞭解睡覺的現象,小孩子在母親的子宮裡每天睡二十四個小時,持續睡了九個月,在他生下來之後,睡眠的時間漸漸縮短,一開始他會睡二十二個小時,然後二十個小時,然後十八個小時、十六個小時,當他成熟,它就變成固定的七八個小時,這種情況將會持續,直到他開始覺得老。

每一個人的情況不同,因為有一些人會在七十歲的時候死,有一些人會在八十歲的時候死,有一些人比較不屈服,會在九十或一百歲的時候死,甚至還有一些人會活到一百多歲,所以當一個人開始覺得老、覺得疲倦時,他睡眠的時間就會更少,每天只需要睡三四個小時,然後漸漸變成兩三個小時。

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發生?為什麼小孩子在母親的子宮裡可以一天睡二十四個小時,而老年人只要在晚上睡兩、三個小時?那個原因是:在睡覺當中你的身體沒有你的干涉而運作得非常好,在母親的子宮裡九個月,身體做了很多事,在整個餘生當中,它也沒有做那麼多,因為在那九個月裡,身體必須經歷整個人類的進化過程。

現在科學家說,生命誕生在海洋,小孩子在剛開始的時候就好像一條魚,在九個月裡,他涵蓋了幾乎兩三百萬年的過程,身體涉入一項這麼偉大的工作,所以它不想要有任何干擾,如果小孩子是醒著的,就會有干擾。

老年人,當他變老,他的身體已經不再生長任何新的組織、任何新的神經,舊有的神經漸漸死掉,但是並沒有新的來代替它們,身體內部的工作減少了,因為(身體機能)漸漸邁入死亡,現在對死亡的準備會使睡眠縮短,就好像在準備生命的時候需要一天睡二十四個小時,現在在準備死亡的時候幾乎不需要睡眠。

(試圖)放鬆是一種刻意的努力,讓身體不要有你的干擾去做它的工作,你變得不在,你離開身體,好像它是一個死的屍體,這是需要的,因為當人類的生活變得越來越緊張、越來越瘋狂、越來越快速,平常的睡眠是不夠的,放鬆引導你進入一個更深的睡覺的領域。

Hypnos(催眠)意味著睡覺,這個詞就是睡覺的意思,但是是一種不同的睡覺,它是有意識地製造出來的,不是生物學上的,而是心理上的。在生物學上,睡覺只能夠到達某一個程度,但是在心理上,睡覺可以穿透得非常深,這一切都依你而定。

社會的確是把你準備好,要讓你去應付活動、野心、速度和效率,它並不準備讓你放鬆和休息,什麼事都不做,它將各種休息譴責成懶惰。

整個社會都為工作而調整,它是一個工作狂社會,它不想要你學習放鬆,所以打從孩提時代,它就在你的頭腦裡灌輸反對放鬆的概念。

我並不是叫你要整天都放鬆。做你的工作,但是要為你自己找出一些時間,那個時間只能夠在放鬆當中找到。你將會感到驚訝,如果你能夠每天放鬆一兩個小時,它將能夠使你深入洞察你自己。

它將會改變你外在的行為,你將會變得越來越鎮定,越來越安靜,它將會改變你工作的品質,它將會變得更藝術化、更優雅,你將會比以前犯更少的錯誤,因為如此一來你會變得更整合、更歸於中心,放鬆具有奇蹟般的力量,它並不是懶惰。

懶惰的人從外在看起來,好像他什麼事都沒有在做,但是他的頭腦卻跑得很快,而放鬆的人,他的身體是放鬆的,他的頭腦是放鬆的,他的心也是放鬆的。

要在這三個層面上放鬆—身體、頭腦和心,有兩個小時的時間,他幾乎是不在的,在這兩個小時當中,他的身體恢復了,他的心恢復了,他的聰明才智恢復了,你將會在他的工作當中發現所有那些恢復。


他將不會是一個失敗者,雖然他將不會再那麼瘋狂,他將不會再不必要地跑來跑去,他會直接走到他想要去的那個點,他會做一些需要做的事,他不會做不需要的瑣事,他只會說那些需要說的,他的話語將會變得好像電報一樣,他的動作將會變得很優雅,他的生命將會變成一首詩。

放鬆能夠蛻變你,使你達到一個很美的高處,它是如此簡單的一個技巧,它並不費事,只是在剛開始的幾天,因為舊有習慣的緣故,你會覺得困難,要打破舊有的習慣,它需要花幾天的時間。

所以,繼續使用催眠的技巧來幫助你放鬆,它一定會來到你身上,它將會帶來新的光到你的眼睛,它將會使你的靈魂變新鮮,它將會幫助你去瞭解靜心是什麼,它就在靜心之廟的門外幾步路的地方,當你越來越深入放鬆,它就變成靜心,靜心意味著最深的放鬆。~OSHO



2022年5月18日 星期三

只有東西能夠被佔有(奧修)

    問題:請你談論關於成為一個母親。

成為一個母親是世界上最大的責任之一。所以有很多人必須接受心理治療,有很多人已經進人瘋人院,另外還有很多沒有進入瘋人院的瘋子。如果你深入人類的神經病,你總是會找到母親,因為有很多女人想要成為母親,但是她們不知道要如何成為母親,一是小孩子跟母親之間的關係搞錯了,小孩子的整個人生就搞錯了,因為那是他跟世界的第一個接觸,那是他的第一個關係,其他每一件事都跟它有關連。如果第一步搞錯了,整個人生就搞錯了。

一個人應該有知的成為一個母親,因為你是在承擔一個人所能夠承擔的最偉大的責任之一。就這一方面而言,男人比較自由一點,因為他們不必承擔成為一個母親的責任,女人有更多的責任,所以,變成一個母親,但是不要以為成為一個女人就理所當然地必然會成為一個母親,那是一個謬誤。母性是一項偉大的藝術,你必須去學習它,所以,就開始學習吧!

我想告訴你們幾件事。首先,永遠不要把小孩看成是你的,永遠不要佔有小孩。小孩子是透過你而來的,但他不是你的,神只是使用你當成一個工具、一個媒介,但是小孩子並不是你的佔有物。愛他,但是永遠不要佔有他。如果母親開始佔有小孩子,那麼他的人生就被摧毀了,小孩子就開始變成一個囚犯。

這樣做你是在摧毀他的人格,你是在將他貶成一樣東西。只有東西能夠被佔有:一間房子能夠被佔有,一輛車子能夠被佔有,但是一個人從來不能夠被佔有。所以,這是第一課,要準備好這麼做。在小孩子出生之前,你應該能夠以他是一個獨立的人來歡迎他,以他本身就是一個人來歡迎他,而不只是把他當作你的小孩。

第二件事:對待小孩要像對待成人一樣。

永遠不要把小孩子看成小孩子來對待他。要以深深的尊重來對待小孩子。神選擇你成為一個主人,神以一個客人進入你的存在(being)。小孩子非常脆弱、無助,很難去尊重小孩子,很容易去羞辱小孩子,很容易就會產生羞辱,因為小孩子是無助的,他不能夠怎麼樣,他不能夠報復,他不能夠頂撞。

像成人一樣地對待小孩,要非常尊重他,一旦你尊重小孩,你就不要試著去將你的概念強加在小孩子身上,不要試著去強加任何東西在小孩子身上,你只是給他自由,去探索這個世界的自由,你幫助他在探索世界當中變得越來越有力量,但是永遠不要給他方向。你給他能量,給他保護,給他安全,給他任何他所需要的,但是幫助他遠離你去探索世界。

當然,在自由當中,錯誤也包括在內。母親很難去學習說,當你給予小孩子自由,它不只是去做好的自由,它也必然是去做不好的自由、去做錯的自由。所以,要使小孩子變警覺、變聰明,但是永遠不要給他任何戒律,沒有人在遵守戒律,人們因為那些戒律而變成偽君子。所以,如果你真正愛小孩子,有一件事必須記住:永遠、永遠都不要以任何方式來幫助他、來強迫他成為一個偽君子。

第三件事:不要聽命於道德,不要聽命於宗教,不要聽命於文化,要聽命於本性、聽命於自然。

任何自然的東西都是好的,即使有時候對你來講很困難,很不舒服……因為你並不是按照自然而被帶大的。你的父母並不是以真正的藝術和真正的愛把你帶大的,那只是一件偶然的事情,不要重複同樣的錯誤。在很多情況下你會覺得不安……

比方說二個小孩子開始玩他的性器官,母親自然的傾向就是去阻止小孩子,因為她以前被教說那是錯的,即使她覺得那沒有什麼不對,如果有人在那裏?她也會覺得有些尷尬。覺得尷尬!那是你的問題,那跟小孩子無關。讓它覺得尷尬沒有關係,如果你會因此而喪失社會對你的尊敬,那麼就讓它喪失,但是永遠不要去干涉小孩子,讓自然走它自己的路線,自然怎麼開展,你就去順應它,不要由你來引導自然,你只要在那裏作為一個幫助。

所以,這三件事……然後開始靜心,在小孩子出生之前,你應該盡可能地深入靜心。

當小孩子在你的子宮裏,任何你在做的事都會繼續以一個震動傳達給小孩子。如果你生氣,你的胃就會有一個憤怒的緊張,小孩子會立刻感覺到它,當你是悲傷的,你的胃就有悲傷的氣氛,小孩子就會立刻感覺到無趣和沮喪,小孩子完全依靠你。你的任何心情就是小孩子的心情,在那個時候,小孩子是不獨立的,你的氣氛就是他的氣氛。所以,不要再抗爭,不要再生氣,那就是為什麼我說成為一個母親是一項偉大的責任,你將必須犧牲很多……

如果在最開始的時候,憤怒、恨、衝突進入小孩子的頭腦,那麼你就是在為他製造地獄,他將會受苦,那麼最好不要把小孩子生到這個世界來,為什麼要將一個小孩子帶進痛苦呢?世界是一個極度的受苦。

一開始,將一個小孩子帶進這個世界就是一項非常危險的事,但是即使你想要這樣做,至少也要將一個完全不同的小孩帶進這個世界,將一個不會痛苦,而至少會幫助世界成為更快樂的小孩帶進這個世界。他會將更多的歡樂帶進這個世界,將更多的歡笑、愛、和生命帶進這個世界。

來源:http://osho.tw/ebook/box12_07.htm


2022年5月11日 星期三

什麽是觀照?(奧修)

    你問我:什麽是觀照?

不論你正在做什麼。舉例來說,現在你在寫字。你可以用來種方式來寫。你平常在用的是普通的方法。你可以試試另一種:你可以寫而且你也在內部觀照你正在寫。

然後你問:那是不是意謂著某種疏離?

那是一種疏離。你有一點點距離丶有一點點離開,看著你自己正在寫。任以任何動作,只要是移動我的手,我都可以看。在路上走著,我可以看我自己正在走。吃東西,我可以看。所以不論你在做什麼,只要保持是一個觀照。

如果你有任何自我,它將會摧毀它,因為這個看是對自我非常有毒的。不是自我在看。自我是完全瞎眼的。它無法看任何東西。你可以看你的自我。例如,某人侮辱你而你覺得受傷,你的自我覺得受傷了。你可以看它。你可以看你正在感覺受傷,你的自我正在感覺受傷,而你是忿怒的。而你可以仍然保持冷漠丶疏離,就像個山丘上的觀看者一樣。不論什麼發生在山谷你都可以看。

所以所有的方法基本上都是觀照的不同方式。我將它們濃縮在一個非常簡單的方法之中:

首先,看你的身體的動作。 

其次,看你的頭腦的動作:思想丶想像。 

第三,看你的心的動作:感覺丶愛丶恨丶情緒丶沮喪丶快樂。

而如果你可以連續地看這三種東西,當你的觀照變得越來越深,會有一個時刻那里只有觀照而沒有可以被觀照的東西。頭腦是空的丶心是空的丶身體是放松的。

那一刻就像量子跳躍一樣發生。你的整個觀照跳到了它自己。它觀照它自己,因為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去觀照了。這就是我稱之為成道丶自我實現的革命。或者你可以給它任何名字,但這是極樂的最終經驗。你無法超越它。

這是最簡單的。因為它可以被實踐而在任何方面都不會幹擾到你的日常生活,因為它是某種你可以整天一直做的事情。其他的方法你必須從日常生活中花一些時間出來。而其他需要一個小時或半個小時去坐在那里做它的方法將不會有太多幫助,因為有二十三個小時你將會做相反的事情。不論你在一小時中得到了什麼將會在另外二十三個小時被洗掉。 

這是唯一你可以整天繼續的方法。當睡覺時你可以繼續觀照丶觀照,睡覺正在來到丶來到,天色越來越暗而身體正在放松。而當你可以看到你正在睡覺的時刻來到。在你的內在仍然有一個角落丶一個空間是醒著的。

當你可以二十四小時看著你自己,你就達到了。現在沒有什麼事要被做了。然後觀照對你就已經變成自然的了。你不必做它。它將會像呼吸一樣簡單地發生在你身上。

這是我的基本方法。~OSHO

懷著自然(奧修)

      也許每一個偉大的詩人都知道,在奮力創造某些詩句的時候,會有一種幾乎是女人才有的感覺,覺得自己有一個子宮,而詩句正在裡面孕育。對所有創造性的生產而言,情形都是這樣,而那些正處在寧靜之中的人,更會有一種真實感,因為他們懷著一位佛。他們將要生產自己,這是一種非常神秘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