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

你為什麼會喜歡和不喜歡?(奧修)

 你喜歡某件東西而不喜歡另外一件東西,   它是怎麼發生的?這個分別是怎麼發生的?

你對這個喜歡和不喜歡的運作過程有加以徹底了解嗎?它值得你試著徹底去了解。你說:“我喜歡這個人,不喜歡那個人。”為什麼呢?突然有一天,你變得不喜歡這個人,而開始喜歡那個人,為什麼呢?那個運作情形到底加何?為什麼你會去喜歡一個人。

如果某人讓你增強你的自我,你就會喜歡那個人,如果他變成一個銀幕而幫助你作夢,你就會喜歡那個人。如果他調整他自己來適應你的作夢,你就會喜歡那個人,如果他沒有適應你的作夢、如果他不讓你作夢,你就不喜歡那個人。如果某人不但不適應你的作夢,而且反而打擾你的作夢,如果他沒有扮演銀幕的角色,如果他不是被動的,如果他是主動的,你就不喜歡。你喜歡一個被動的銀幕,所以不論你作什麼夢,別人就幫助你作夢。

一個真正的師父看起來總是好像一個敵人,這就是准則。一個虛假的師父總是會幫助你作夢,他從來不會打擾你的作夢,相反地,他會給你慰藉、給你鎮定劑,他會安慰你、撫慰你,他的教導會像一首優美的催眠曲,他會在你的周圍唱歌,讓你睡好一點,就這樣而已。

但是一個真正的師父是危險的,去接近他充滿了危險,你是冒著你自己的危險在這樣做,因為他不會讓你作夢,他不會幫助你作夢,因為這樣的話,整個目的就喪失了!

他將會摧毀,而夢非常靠近你的心,你認為你的夢就是你的心,而當夢被摧毀,你就覺得你被摧毀了,它就好像某人在謀殺你。印度人有覺知到這一點,所以他們說一個真正的師父就好像死亡一樣。

當你去找一位師父,你就是去找死,你將必須一死,因為除非你死,否則你無法再生。當你的夢被摧毀,真理才會進入存在,真理才會顯露出來。

~OSHO




2020年10月15日 星期四

恐懼是愛的負面狀態(奧修)

  到有一天,頭腦完全地撤回,於是你變成了宇宙,不再受限於你的身體,不再受限於任何事情,你是純粹的空間。那就是神,神是純粹的空間。  

愛是朝向那個純粹空間的道路,愛是方法,而神是結果。

人會害怕才表示有愛的能力,恐懼是愛的負面狀態。當愛不被允許流動時,就變成恐懼;當愛開始流動時,恐懼就不在。那就是為什麼在愛的當下你沒有恐懼,當你愛一個人時,突然間恐懼就不見了。在愛當中的人沒有恐懼,連死亡都不怕,也只有在愛當中的人能安詳無懼地死去。

不過,通常發生的情況是:當你愛得愈多,你愈感到恐懼,之所以女人比男人感到更害怕的原因即在於此,因為她們有更多潛力去愛。  

在這個世界,你能落實愛的機會並不多,於是你的愛一直停滯在那裡,久而久之便轉為負向能量。有可能變成忌妒,那是恐懼的一部份;有可能變成占有欲,也是恐懼的一部份;有可能變成憎恨,那也是恐懼的一部份。  

就是去愛,愛得更多更多,不帶條件地去愛,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去愛,你能愛的方式有千萬種。

記住,勇敢並不代表沒有恐懼。一個人要是什麼都不怕,你並不能說他很勇敢;你不能說一台機器很勇敢,你只能說它沒有恐懼。只有在海洋般的恐懼中,勇敢才存在,就像是恐懼之洋當中的小島。會怕是正常的,但盡管如此,你依然去冒險,那就是勇敢。你怕得直發抖,害怕走進一片漆黑裡去,但你仍然往前走,不管自己有多怕,那正是勇敢的意義;並不是說你沒有恐懼,勇敢是當你充滿恐懼時,你還能不為所動。  

當你進入愛的時候,你會有一個很大的疑問出現,接著恐懼占據你的靈魂,因為愛意味著死亡,意味著消融於另一個人當中,那是死亡,而且遠比一般的死亡來得更深。一般的死亡只是身體死去,在愛的死亡中,是自我死去。去愛需要很大的勇氣,你要有能力無視於周圍一切恐懼的聲音,依舊勇敢往愛前去。  

  所冒的險愈大,成長的機會就愈大,所以,最能幫助人成長的莫過於愛。那些不敢去愛的人永遠長不大,唯有通過愛的火焰!你才能臻至成熟。

~OSHO

2020年10月6日 星期二

在別人身上看見自己(奧修)

 一個人走過來,在佛陀的臉上啐了一口痰,佛陀擦擦自己的臉,而後問這個男人:「你還想要說別的事情嗎?還是這樣就夠了?」

他的門徒阿難怒氣衝天,這是很自然的。這個男人走過來,佛陀什麼事也沒做,他卻在師父的臉上啐痰,這簡直是令人無法想像!阿難對佛陀說:「巴關,請准許我,讓我顯示給這個男人看,他需要被好好地修理一頓。」

佛陀說:「阿難,你已經成為一個門徒了,但你一直忘記,而且那個可憐的男人已經受過太多苦。只要注意看他的臉,注意看他的眼睛,裡面布滿血絲,注意看他的身體,他正在顫抖。在他啐痰在我臉上之前,難道你認為他會是在慶祝、舞蹈及歌唱嗎?他整晚不曾入眠,整晚都處在不安的狀態中。要對這個可憐的男人慈悲。還有 比這更多的懲罰嗎?這樣還不夠嗎?而且他對我做出了什麼傷害呢?我只要將它擦掉就好了,這很容易。你不要因此焦躁不安,否則你的行為是很愚昧的。為了他的錯誤,你卻在懲罰自己──這是純粹的愚昧。」

去看那個論點──這句話極具意義。佛陀說:「他做錯事,而你為什麼卻在懲罰自己,阿難?我可以看到你正在沸騰,如果不是我在這裡阻擋你,你可能會殺掉這個男人!你以和他同樣瘋狂的方式正在走入瘋狂之中。」

那個男人聽到這整段對話。他很困惑,一頭霧水,他無法預料到佛陀會以這種方式反應。他以為佛陀將會暴怒、生氣,那是他想要看到的反應。激怒不成,他覺得非常羞辱。這令人難以預料,因為佛陀顯示出的是慈悲和愛。

而後佛陀對他說:「回家去好好休息一下。你看起來很疲倦,你已經懲罰你自己夠了。徹底忘掉這件事,它完全對我無傷。它怎麼可能會傷害到我?這個身體本就是塵 土所生,遲早也會回到塵土之中。人們將在上面踐踏、啐痰,所有事情都將發生在這個身體上面。人們將會排糞、撒尿……你做的事並無大礙,回家去好好地休息。」

男人回家,他首度感到非常不安,佛陀的行為是如此難以預料,他無法理解。他哭泣、流淚,在黃昏時回來,跪在佛陀的跟前說:「請原諒我。」

佛陀說:「我無法原諒你,因為基本上我沒有生氣過,我要如何原諒你呢?但這樣很好,你看起來比較平和、安靜了。我很高興,我無法原諒你,抱歉!因為基本上我沒有生氣過。但我很高興,非常高興看到你已完好如初,看到你已達到一個和諧的狀態,看到你再度清醒。高興地回去,並記住一件事,絕對不要再這樣,因為那就是你一直在創造地獄的方式。」

從惡行中轉開,一再一再地轉開,在悲傷降臨到你身上之前。思維很多很多次都會向你建議:「做這個、做那個。」你很多很多次一定都會忘掉。你很多很多次都無法記住佛陀說過的話,我對你說的話,所以你必須一再一再地記憶 。

慢慢地,這個記憶將會穩固下來,將會在你的存在裡變成一盞燈。那時你將不會被要求要記憶,它將會在那裡。它將會像一道燈光,落在你的路途上,它將會指示這條道路,它將會幫助你避免掉進陷阱裡。一旦記憶深深地在你內在穩定下來了,為惡變成不可能的事,邪惡變成不可能的事,善變成本然的、自然流露的,你已經進入蓮花淨土。

蓮花淨土不是別的地方──就是這裡。它是一個你的態度、你的視野的改變。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其他事情改變,每一件事依然如故,但是你不再一樣了。並非你被轉換到另外一個世界──同樣的世界仍然在繼續,但你的視野已不再一樣。你以一種新的方式看待相同的事物。 ……讓你的心灌注在為善上面,一再一再地去做,你將會充滿喜悅。

將你的意識從頭轉到心。思維想要為惡,它活在為惡中;而心想要為善,它透過為善被滋潤、喂養。

 ──OSHO  

2020年10月5日 星期一

駱駝、獅子、小孩

  駱駝
是昏睡的、無趣的、自我滿足的
他生活在妄想裡,以為他是一個山峰,
但事實上他非常介意別人的意見,
他幾乎沒有任何屬於他自己的能量。

獅子
當我們了解到我們一直在錯失生命,
我們就會開始對別人的要求說「不」。
我們脫離群眾,單獨而驕傲,
吼出我們的真理。

小孩
既不是順從的,也不是叛逆的,
是天真和自發性的,並對他自己的本性很真實。

請問你處於哪一個狀態?

  ~奧修禪卡

愛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奧修)

            愛是重要的,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因為愛在一開始只是個無意識的現象;它是生物性的,不是很珍貴的。只有當你把覺知帶進來時,它才開始越來越珍貴,開始飛得更高。 親密的和一個女人或男人在一起勝過擁有許多膚淺的關係。只有當它成長,才能超越生物性,才能擁有某些心靈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