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8日 星期四

不要輕易給予

   盧安達的貧寒場面可能對於一般人只能想像。

中國的義工下了卡車以後,看到一位瘦骨嶙峋,衣不蔽體的黑人男孩朝他們跑來,那個男孩很少看到這樣的大卡車。頓時,義工動了憐憫之心,轉身就去拿了車上的物品向小男孩走去。

“你要干甚麼?”美國義工大聲喝斥,“放下!”中國義工愣住了。他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我們不是要來做慈善工作嗎?

美國義工朝小男孩俯下身子,“你好,我們從很遠的地方來,車上有很多東西,你能幫我們搬下來嗎?我們會付報酬的。”小男孩遲疑在原地,這時又有不少孩子跑來,美國義工又對他們說了一遍相同的話。

有個孩子就嘗試從車上往下搬了一桶餅乾。美國義工又拿起一床棉被和一桶餅乾遞給他,說:“非常感謝你,這是獎勵你的,其他人願意一起幫忙嗎?” 其他孩子也都勁頭十足一擁而上,沒多久就卸貨完畢,義工給每個孩子一份救濟物品。

這時又來了一個孩子,看到卡車上已經沒有貨物可以幫忙搬了,覺得十分失望。美國義工對他說:“你看,大家都干累了,你可以為我們唱首歌嗎?你的歌聲會讓我們快樂!”孩子唱了首當地的歌,義工照樣也給了他一份物品:“謝謝,你的歌聲很美妙。”

中國義工看著這些若有所思。

晚上,美國義工對他說:“對不起,我為早上的態度向你道歉,我不該那麼大聲對你說話。但你知道嗎?這裡的孩子陷在貧窮裡,不是他們的過錯,可如果因為你輕而易舉就把東西給他們,讓他們以為貧窮可已成為不勞而獲的謀生手段,因而更加貧窮,這就是你的錯!”

這天,來自中國的義工度過了不尋常的一天。義工把東西給孩子,可要求他們以勞動獲取。上帝把恩典和愛白白給我們,但要求我們努力奔跑。

P.S : 家庭教育也應如此,不要輕易的給予,讓孩子認為一切都是父母應該給予的。   

來源:網路



2021年1月21日 星期四

祈禱有用嗎?(奧修)

   有人問佛陀:「為什麼你不教你的人祈禱呢?」

這是一個公認的問題--一個欠缺祈禱的宗教叫人匪夷所思。而佛陀的回答至今依然如二十五個世紀之前一樣的新鮮,既創新兼具革命性。他說:「我不教我的人祈禱因為他們的祈禱將會危害他們。目前而言,他們的意識還不足夠讓他們去問任何東西,他們的發問都會是錯的。先令他們變得有意識就已足夠了。我教他們如何變得更有意識,以後的就隨他們自由發展。」

「當他們完全具有意識,那時如果他們要祈禱,他們是自由的。他們不是我的僕人。但有一點我可以說:就是任何一個完全具有意識的人都是無求的,他已擁有人們欲求的一切。」

蜜德莉多年來一直對她的家庭抱怨,每個人都習慣了她的牢騷和嘴臉。一天她參加了一個“正面思考”的講座,講者整整一個小時的演講裡頭臉上都掛著笑容,信心十足。蜜德莉回到家,她非常震撼,決定了要來一個大革新。

第二天早上她起床,穿上了她心愛的裙子,准備了豐富早餐,當家人來到餐桌前,她笑容滿面的迎向他們。她的丈夫喬治細心打量她,他倒在椅子上,嘆聲道:「這一切過後……她最終得了肌肉痙攣症!」

他無法相信她的笑容出自真心,那一定是肌肉痙攣症!

人們試著祈禱,人們試著擠上笑容,人們試圖看來起快樂,試圖變得真實、坦誠--種種被稱許的品質。但他們的無意識隱伏在他們的每一個行為與表現背後,而且他們的無意識扭曲了他們的誠實,扭曲了他們的笑容和他們的真實一面。

但一個無道德規範的世界教導人們首先要變得有意識,只有憑著意識,你才會找到你想它開花的品質:誠實、真摰、真實、有愛、熱情……

除了少數像佛陀那樣叛逆的人,沒有人想過你們的無意識,第一步它必須被掉下、改變,你的內在必須充滿著光,那麼你做什麼都是對的。源於全然有意識的頭腦沒有東西會是錯的,但誰聽得進去呢?   

OSHO

2021年1月14日 星期四

愛的方式

    愛存在許多的面向,在不同時刻以不同的方式展現。

在親子關系中,愛以情感展現,允許孩子的恐懼、情結、沒安全感與挫折影響你,並以智慧給予孩子幫助。

在夫妻關系中,愛是熱情與敬重,如朋友般共同渡過艱難的環境。

對家庭而言,愛是付出與給予,敏銳地覺察他人的需要。

在工作中,愛展現為承諾與追求卓越的熱情。

對朋友而言,愛是在困難的時刻給予正確忠告,在安逸的時刻一同嬉戲。

對國家而言,愛是透過整合創造財富。

在生命中,愛以勇氣與接納性來臨,瓦解恐懼的圍牆,允許每個經驗流過你,如同河水流過沙地。

只有當你滋養愛的各種形式時,生命才是完整的。所有對你的控訴,都是來自天堂的訊息,提醒你攀上更高層次的愛。   

~ Sri Amma

2021年1月7日 星期四

什麼是觀照?(奧修)


你問我:什麼是觀照?   

不論你正在做什麼。舉例來說,現在你在寫字。你可以用來種方式來寫。你平常在用的是普通的方法。你可以試試另一種:你可以寫而且你也在內部觀照你正在寫。

然後你問:那是不是意謂著某種疏離?

那是一種疏離。你有一點點距離、有一點點離開,看著你自己正在寫。任以任何動作,只要是移動我的手,我都可以看。在路上走著,我可以看我自己正在走。吃東西,我可以看。所以不論你在做什麼,只要保持是一個觀照。

如果你有任何自我,它將會摧毀它,因為這個看是對自我非常有毒的。不是自我在看。自我是完全瞎眼的。它無法看任何東西。你可以看你的自我。例如,某人侮辱你而你覺得受傷,你的自我覺得受傷了。你可以看它。你可以看你正在感覺受傷,你的自我正在感覺受傷,而你是忿怒的。而你可以仍然保持冷漠、疏離,就像個山丘上的觀看者一樣。不論什麼發生在山谷你都可以看。

所以所有的方法基本上都是觀照的不同方式。我將它們濃縮在一個非常簡單的方法之中:

首先,看你的身體的動作。 
其次,看你的頭腦的動作:思想、想像。 
第三,看你的心的動作:感覺、愛、恨、情緒、沮喪、快樂。

而如果你可以連續地看這三種東西,當你的觀照變得越來越深,會有一個時刻那裡只有觀照而沒有可以被觀照的東西。頭腦是空的、心是空的、身體是放松的。

那一刻就像量子跳躍一樣發生。你的整個觀照跳到了它自己。它觀照它自己,因為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去觀照了。這就是我稱之為成道、自我實現的革命。或者你可以給它任何名字,但這是極樂的最終經驗。你無法超越它。

這是最簡單的。因為它可以被實踐而在任何方面都不會干擾到你的日常生活,因為它是某種你可以整天一直做的事情。其他的方法你必須從日常生活中花一些時間出來。而其他需要一個小時或半個小時去坐在那裡做它的方法將不會有太多幫助,因為有二十三個小時你將會做相反的事情。不論你在一小時中得到了什麼將會在另外二十三個小時被洗掉。 

這是唯一你可以整天繼續的方法。當睡覺時你可以繼續觀照、觀照,睡覺正在來到、來到,天色越來越暗而身體正在放松。而當你可以看到你正在睡覺的時刻來到。在你的內在仍然有一個角落、一個空間是醒著的。

當你可以二十四小時看著你自己,你就達到了。現在沒有什麼事要被做了。然後觀照對你就已經變成自然的了。你不必做它。它將會像呼吸一樣簡單地發生在你身上。

這是我的基本方法。   
OSHO

忌妒的心不懂得愛,愛的心不會忌妒(奥修)

人們以為他們知道什麼是愛,他們不知道。他們對愛的誤解產生了忌妒;「愛人」變成某種壟斷與佔有,他們不了解生命一個簡單的事實:當你佔有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已經扼殺了他。 生命無法被佔有,它無法掌握在你手中。如果你想擁有它,就必須張開你的雙手。 然而幾世紀以來這件事一直誤入歧途;它已經非...